<cite id="dhxkb"></cite>
      1. <acronym id="dhxkb"><form id="dhxkb"></form></acronym>

        <output id="dhxkb"></output>
      2. <acronym id="dhxkb"><form id="dhxkb"></form></acronym>

      3. <label id="dhxkb"><legend id="dhxkb"></legend></label>
      4. <var id="dhxkb"><ol id="dhxkb"><big id="dhxkb"></big></ol></var>
      5.  首頁 >> 政治學 >> 政治學理論
        凱瑟琳·扎克特:特朗普是一位馬基雅維利式君主嗎? 反思敗壞與美國憲制
        2019年05月24日 10:06 來源:《政治思想史》2019年第1期   作者:凱瑟琳·扎克特 著 童海浩 譯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作者簡介:凱瑟琳·扎克特(Catherine Zuckert),曾為美國圣母大學政治科學系南希·里夫·德勒教授、《政治學評論》(The Review of Politics)主編(2004—2018),

          現為美國亞利桑那州立大學訪問教授,代表作包括:《馬基雅維利的政治學》(Machiavelli’s Politics,2017)、《列奧·斯特勞斯與政治哲學問題》(LeoStrauss and the Problem of Political Philosophy,2017)以及《施特勞斯的真相》(The Truth about Leo Strauss,2008)(與邁克爾·扎克特合著)等;童海浩,中國政法大學法學院博士生,美國圣母大學訪問學者。

          最近兩年,大眾報刊上的權威人士隔三差五就會問,特朗普(Donald Trump)是不是一位馬基雅維利式“君主”。一些認為是的評論者著重強調他不怎么在乎事實真相,樂此不疲地重談協定而非信守承諾,外加對普京(Vladimir Putin)與杜特爾特(Rodrigo Duterte)這類“硬漢”公開表示贊賞。(2)然而,另一些評論者注意到,特朗普并不總是像馬基雅維利在《君主論》第17章中倡議的那樣,設法“表現得仁慈、忠誠、人道、誠實與虔誠”,也沒有極盡“殘酷”給競爭對手來個一鍋端,從而確保自身的地位,他們的結論是,這位總統還沒有能力讓自己要么令人畏懼,要么受人愛戴。(3)

          按照馬基雅維利的看法,政治結果(political outcomes)不單由領袖的品格或資質(美德)所決定。(4)競選結果與策略也由環境或“時局”,以及領袖在其中施展身手的制度與法律框架所塑造。馬基雅維利流傳最廣的兩部著作,《君主論》與《李維史論》的這一核心觀點能表述為:不要把你對好政府的希望寄托于領袖的德性。有政治野心的人與普通公民或臣民一樣,都是利己主義者(self-regarding)。你們別老想著教育出一位“最優異與最聰明的”政治精英,而應從羅馬的例子中學到該如何建構“新模式與秩序”(new modes and orders)。正如他在《李維史論》中簡述的,這些新模式與秩序,讓野心對抗野心——麥迪遜在《聯邦黨人文集》中的名言,這就使得那些統治者在掌控被統治者的同時,又不壓迫他們。少數學者已經指出,特朗普是否具有一位馬基雅維利式“君主”的品質無關宏旨,馬基雅維利會建議那些為特朗普當選總統憂心忡忡的美國人,要繼續信任憲法對行政權的制衡。(5)不幸的是,美國憲法秩序的研究人員久已擔憂正在出現“帝王總統”(the imperial Presidency)。(6)馬基雅維利相信,政治領袖總是會想盡辦法囤積資源以保全他們自身,因此,他無疑會理解并認同這種擔憂。如果這些研究者是對的,那么,美國的問題與其說在于特朗普及其當選,不如說在于數代美國領導人都沒能讓憲法適應現代世界急劇變化的環境。

          鑒于特朗普并未贏得普選多數票,有人就拿產生了不民主的結果來指摘涉及選舉團的那些“過時的”憲法規定。然而,即便在馬基雅維利最鮮明的“共和主義”著述中,他都未曾倡導過一種純粹或完全民主形式的政府。盡管他說過,“民眾比唯一的君主要更智慧、更持守”(《李維史論》第1卷第58章),但他從不否認,人民會在推選領導人與指示公共政策時犯一些典型的錯誤。(7)一般來說,人民偏好收益能即刻彰顯的那些大膽與進取的政策;而非須待多時收益結果才持續彰顯的那些謹慎的政策。職是之故,羅馬人民推選瓦羅為執政官,因為他承諾解除漢尼拔給他們造成的威脅,而費邊·馬克西穆斯(Fabius Maximus)采取的“拖延戰術”未承此諾。事實上,瓦羅并不具備充當統帥的實力,他隨后在坎尼的落敗令羅馬危如累卵。幸虧漢尼拔沒抓住這個機會,共和國才逃過一劫。由于在一個共和國里,決策必須最終提交給人民,因此,馬基雅維利承認,完全避免上述危險是不可能的。但真誠地愿意為共同善而奮斗的領導人,仍應意識到這個問題并想辦法解決它。

          馬基雅維利深知,共和政府的維系要求已擔任最高職務者,不但應把這些職務轉給正經當選的繼任者,而且還應為他們服務。(8)因此,馬基雅維利會對即將卸任的總統奧巴馬與落敗的競選人希拉里·克林頓感到欣慰,他們迅速承認了競選失敗,并且呼吁他們的追隨者不要質疑選舉結果。基于同樣的理由,他會發現,特朗普威脅說自己絕不會善罷甘休,真不叫人省心。

          馬基雅維利會認為,特朗普當選說明美國憲法秩序——不只是法律,還有人民的基本政治組織形式,政府職務與它們的選拔方式——應當改革了嗎?馬基雅維利暗示,那將取決于美國人民是否業已變得敗壞。

          憲法與其他法律的效力很大一部分源自它們的歷久存長。(9)馬基雅維利在《李維史論》第1卷第18章中評論道,在羅馬,“城邦秩序即人民、元老院、保民官與執政官的權威;延攬與任命官員的模式;制定法律的模式”;“這些秩序很少,甚或完全不變”。然而,他也指出,隨著時間的推移,文明的人民往往變得敗壞。諷刺的是,作為逐漸習慣服從他人的一項結果,他們丟掉了自治(govern themselves)所必要的技能。羅馬人嘗試通過頒布新法律消弭在共和國逐漸出現的各種道德與政治上的惡習,比如,通奸、炫富與野心。然而,這些法律未有成效,馬基雅維利指出,之所以如此是因為這些秩序沒有跟著一道變更。

          馬基雅維利給他的讀者舉出兩例模式與秩序(選舉模式/秩序與法律模式/秩序——譯者注)。如果羅馬人沒有敗壞,那它們能運轉良好,但若羅馬人已經敗壞,則尤其會對后一例模式與秩序帶來致命影響。頭一例涉及獲選最高職務的那些個體的品格。他評論道,只要羅馬人民尚未敗壞,他們就會推選有美德的那些人,既展現了自己的能力,又展現了對共和國全情的奉獻。因此,身無美德者不會毛遂自薦,以免因無人推選而受辱于大庭廣眾之中。但當人民變得敗壞后,他們開始選擇向自己獻殷勤的那些人,而非知道如何抵御外敵入侵,保障共和國與人民安全的那些人。當人民變得更敗壞后,他們甚至不再支持合自己胃口的那些人,而是選舉自己畏懼的那些有權之人。

          類似地,馬基雅維利認為,只要公民是好公民,那么,使任何人民代表與公民能提議舉措,而所有公民能再就其討論的法律就是好法律。每個人都被鼓勵,對公眾如何才能受益各抒己見,而人民一般有能力在聽罷所有選項后,判定哪個才是最佳選項。不過,在公民變壞后,這一看似自由與平等主義的“秩序”就會帶來可怕影響,因為最終只剩被人畏懼的有權者提議法律。而他們不會謀求保護所有人的自由,只會謀求擴大自身的權力;其他人則害怕,會因公然反對有權者的提議,頂上冒犯他們的風險。

          這么說,美國人民已像羅馬人一樣逐漸變得敗壞了嗎?特朗普就職典禮前不久,唯一一位公開支持他當選的“硅谷”巨頭,在接受《紐約時報》記者的采訪時暗示,特朗普迎合了娛樂性的心理,同時也引起了畏懼。彼得·泰爾評論說,“他的當選讓人有末日臨頭的(apocalyptic)感覺”,“在某種程度上,特朗普是滑稽的(funny);因此,你能同時感到滑稽與末日臨頭。這是一種奇特的混搭,但在心理上卻實實在在地強烈”。(10)

          其他一些選舉觀察人士注意到,特朗普頻頻違反各種政治與道德的習俗性規范。在共和黨候選人間的首場辯論中,通過拒絕承諾自己將支持黨的選擇,特朗普使自己表現得缺乏黨派忠誠。而這并不是他顯得缺乏信念的唯一寫照。與他的前輩不同,特朗普沒有公開宣示自己的宗教信仰,也沒有被人目睹過出入教堂。雖然此前的候選人與總統都因離婚(史蒂文森)與婚外情(凱利·哈特與比爾·克林頓)而備受斥責,然而,福音派基督徒卻一邊倒地把票投給這位于言于行都毫無掩飾地把女人當作性對象,而且離過三次婚的男人。特朗普的選民似乎也不關心他在商人營利與總統權力間潛在的利益沖突。美國總統候選人須公布聯邦所得稅申報表,并承諾將所有資產放入保密信托以避免任何這種沖突,已經成為慣例。而特朗普卻雙雙拒絕。他的支持者似乎不介意,他可能沒有為支持政府而貢獻過任何東西,而正是政府使他變得如此富裕(或知道自己實際多么富裕)成為可能;似乎不介意,他因有些可疑的健康問題而獲免兵役;似乎也不介意,他已卷入過一系列被指控違約與虛假承諾的法律訴訟。(至少是)因為他反對墮胎的立場,以及任命志同道合的保守派法官上任最高法院的承諾,所以,大多數白人基督徒把票投給了他。盡管有證據表明,俄羅斯人試圖操縱美國大選并使其有利于特朗普,但大多數現役軍人同樣還是把票投給了他。

        作者簡介

        姓名:凱瑟琳·扎克特 著 童海浩 譯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孫志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华夏视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