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dhxkb"></cite>
      1. <acronym id="dhxkb"><form id="dhxkb"></form></acronym>

        <output id="dhxkb"></output>
      2. <acronym id="dhxkb"><form id="dhxkb"></form></acronym>

      3. <label id="dhxkb"><legend id="dhxkb"></legend></label>
      4. <var id="dhxkb"><ol id="dhxkb"><big id="dhxkb"></big></ol></var>
      5.  首頁 >> 資訊
        神:起源、演進、定型
        2019年05月25日 11:10 來源:中國青年報 作者:張法 字號
        關鍵詞:儀式演進;實體之神;虛體之靈

        內容摘要:中國的神在遠古起源之時,不像其他文化的神那樣為實體(如印度的devas、希臘的theos、希伯來的Yahweh),而是虛體的(申)。因此,用本具有虛體的“申”來代表,天神在儀式之中,往往會以想象出來的形象出現,遠古的儀式,以中桿之示為核心,在中桿之示下的儀式中,虛體之申,有了兩個方面的演進,一是有了實體的形象,二是以抽象的牌位來概括神的內容。中國天神的演進,從結構上講,形成了以北極-極星-北斗為中心的天神體系。本來的外形之鬼已經被抽象化和理性化了,在這一演進中,地之(鬼之外形和神靈內質合一的),就演變成了以牌位來象征、沒有外形只有內質(神靈)的地祇。理解了神、靈、鬼、怪這些概念在中國文化中的出現、演進、定型,對于中國文化會有更深的理解。

        關鍵詞:儀式演進;實體之神;虛體之靈

        作者簡介:

          中國的神在遠古起源之時,不像其他文化的神那樣為實體(如印度的devas、希臘的theos、希伯來的Yahweh),而是虛體的(申)。

          《周易·系辭》說:“神無方而易無體。”正是對原始時代無方的虛體之神的理性化描述。神在遠古之初,與靈相同。《廣韻》曰:“神,靈也。”但靈字突出的只是上下四方的虛體,而神()強調了天上地下四方這一虛體運行的規律。神這一方面的特點,不但體現在彩陶和青銅的圖案之中,更在理性化之后演進為太極圖中的S形。當神以S形出現,內蘊了對天地互動規律的體察和體悟,成為中國思想在遠古起源時的重要特點。

          當遠古文化從虛體之靈演進到實體之神的時候,神也由虛體的(申)提升到具有實體外貌的“”。,即由“鬼”的實體外形和“申”的虛體內容合為一體構成,在先秦文獻中稱為鬼神,簡化一點可以只稱鬼。《墨子》中的“明鬼”之篇、《莊子·達生》中的“有鬼”之論、《九歌》中呈現的“山鬼”等,都指的是這種“”。

          在實體之神的時代,鬼的外形多種多樣,當時日月星辰山水動植之“”,多以動物的面貌出現,比如,太陽為鳥、月亮為蟾。

          而有鬼旁為實體之,曾為一個普遍現象:天上北斗為鬿,是一個帶著斧鉞之斤的鬼;天上云氣而成鬽;山為鬼的,則有、魑等;字,若從土應為土之鬼,若從草,為草之鬼;石之美者曰玉,玉之鬼曰瑰;木石為鬼的有磈、;水之鬼曰魍魎,禽鳥為鬼的有魋,動物為鬼的有

          《莊子·達生》講了山、水、丘、澤、污泥、灶、戶的各種鬼,都沒有鬼旁但有實體怪形。可見,在虛體之靈升為實體之神的相當一段時間,實體之神是以鬼申合一的觀念存在的。中國思想在實體之神階段,實體之神內蘊著虛體之(申),應為一大特點。在一定程度上,這一特點決定了遠古時代,神的世界向理性時代氣的世界的演進。

          實體之形的“鬼”和虛體之靈的“申”合一的,進一步演進,在大類上分化出:天神、地祇、人鬼、物鬽。

          天上的神靈,特別是風云雷雨,虛體特征甚為明顯,因此,用本具有虛體的“申”來代表,天神在儀式之中,往往會以想象出來的形象出現,遠古的儀式,以中桿之示為核心,在中桿之示下的儀式中,虛體之申,有了兩個方面的演進,一是有了實體的形象,二是以抽象的牌位來概括神的內容。

          中國天神的演進,從結構上講,形成了以北極-極星-北斗為中心的天神體系。從形象來講,成為既有分別又有關聯、還可互換的三個方面:一是自然形象,日月即是日月,風云即是風云;二是實體形象,在動物為主的神形時代為動物,如東方七宿為青龍,西方七宿為白虎,在人物為主的神形時代為人物,如《離騷》中的“望舒”和“飛廉”;三是抽象形象,即儀式中的牌位。

          如果按文字的演進來對之強為區分,“申”可用來指自然之象,“”可用來指實體形象,“神”可用來指抽象牌位。中桿之示在遠古儀式的演進中,后來成為了牌位之“示”,正好與“申”加“示”為神的主流觀念相合。因此,申定形在神上。

          地上神靈,包含著兩個特征:一是地上神靈靠與天的互動而產生神性靈性,因此,以儀式中天地互動的中桿之“示”來命名,《周禮·春官·大宗伯》稱為“地示”;二是地上神靈與地域特點相關,從而以特定地域人群的“氏”來命名,中桿之“示”加上氏族之“氏”為“祇”,稱為“地祇”。

        作者簡介

        姓名:張法 工作單位:浙江師范大學

        職稱:教授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馮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华夏视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