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dhxkb"></cite>
      1. <acronym id="dhxkb"><form id="dhxkb"></form></acronym>

        <output id="dhxkb"></output>
      2. <acronym id="dhxkb"><form id="dhxkb"></form></acronym>

      3. <label id="dhxkb"><legend id="dhxkb"></legend></label>
      4. <var id="dhxkb"><ol id="dhxkb"><big id="dhxkb"></big></ol></var>
      5.  首頁 >> 資訊
        保護著作權“源頭活水” 激發新時代文化創造活力
        2019年05月25日 09:43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俞海萍 字號
        關鍵詞:著作權法;人工智能;著作權制度

        內容摘要:再如日本《著作權法》修正案,為促進互聯網產業發展,弱化著作權人權益保護,修正案規定如果互聯網公司對著作的使用“不侵害著作權所有者利益”或“對所有權的損害程度輕微”,就可不經所有者允許直接使用。張平:在互聯網時代,全世界面臨同樣的著作權困惑,已沒有更好的解決方案可以借鑒,中國必須探討一種新的解決思路:在保護著作權人財產權的同時,能使著作權所附載的“知識”為社會最大化利用,而著作權人也能獲得較高的著作權使用收益。在互聯網全面滲透的今天,如果著作權法仍然陶醉于故步自封、落后僵化的既有制度,那么結果不外乎兩種:要么人們“作繭自縛”,在無盡的著作權侵權訴訟中謹言慎行。

        關鍵詞:著作權法;人工智能;著作權制度

        作者簡介:

          嘉 賓: 

          呂紅兵 全國政協委員、中華全國律師協會副會長、國浩律師事務所首席執行合伙人

          吳漢東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知識產權研究中心名譽主任、文瀾資深教授

          張 平 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北京大學知識產權學院常務副院長

          崔永東 華東政法大學司法學研究院院長,學校高端智庫中國法治戰略研究中心常務副主任、教授

          陳錦川 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副院長

          主持人: 光明日報記者 俞海萍

         

          經濟全球化浪潮、網絡技術革命、版權產業發展,經濟社會發展不斷沖擊著知識產權法律體系。中國的著作權法自頒布至今已經走過了近30個年頭,目前進入了第三次修改階段。如何使修訂后的法律更好地促進社會主義文化和科學事業的繁榮發展?今天我們邀請了五位嘉賓,圍繞這一話題展開深入討論。 

          1.回應時代需求,解決版權困惑 

          記者:隨著經濟、社會、文化發展和技術進步,現行著作權制度面臨哪些新情況、新問題? 

          吳漢東:著作權法自1990年頒行以來,迄今為止修改了兩次。以往著作權修法有兩個特點:

          一是修法進程長期未動。我國著作權法自問世以來,分別于2001年和2010年進行了修改,每次間隔達10年左右,與著作權法變動的國際潮流不盡一致。從20世紀末到本世紀初,各國著作權法修改活動頻繁。相對于發達國家修法活動,中國著作權法變動較為緩慢。

          二是修法動因相對被動。1990年,中國制定了著作權法,但未參加國際著作權保護體系。此后,兩次著作權法修改均與世界貿易組織有關:第一次修改(2001年)是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的直接需要,第二次修改(2010年)是為了履行世界貿易組織關于中美知識產權爭端的裁定。

          張 平:現行著作權制度面臨的主要問題依然是“數字版權的困惑”,即如何應對新一代作品傳播技術—互聯網—對著作權保護發起的革命性挑戰。互聯網的誕生完全改變了作品的創作方式和傳播方式。在交互式的開放平臺上,創作變得更加簡單,而侵權也非常容易。現行著作權的事先許可制度使得未經授權的作品傳播都落入侵權范圍,著作權訴訟大量增加,侵權現象不止。早期互聯網的著作權問題還僅僅涉及到平臺責任,隨著新的商業模式和大數據產業的發展,“聚合類網站”獲得商業上的成功,成為著作權保護的“重災區”。在音樂聚合、視頻聚合、圖片聚合、新聞聚合、論文聚合等新型網絡經營模式以及短視頻、在線游戲、網絡直播等領域,著作權人和互聯網平臺的矛盾加劇,互聯網平臺與最終用戶的矛盾也十分明顯。

          崔永東:現代社會是信息化社會,是“知識密集”型社會。包括著作權在內的知識產權的產業化已經成為國民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當前經濟方式轉化的重要途徑之一。而隨著信息化、互聯網、大數據和人工智能的迅猛發展,現代社會已經進入了“技術革命”的新時代。特別是朝著產業化方向發展的人工智能技術,在大數據、云計算、超級芯片和深度學習技術的加持下,已經表現出了類人智慧甚至超人智慧的趨勢。它模擬人腦的運行機制產出文學藝術等作品,從輔助創作的工具變成了獨立創作的“主體”,從而使傳統的著作權理論遭遇了重大挑戰。

           陳錦川:近年來,人民法院審理的涉網絡著作權糾紛越來越多。2014到2018年,北京市三級法院共受理一審著作權民事案件90084件,其中侵害信息網絡傳播權糾紛案件約占85%。但是著作權法中涉及互聯網的規定較少,不能適應司法需要。特別是權利類型和內容,缺乏技術包容性,導致一些新的利益無法得到法律確認,不同權利之間存在重疊和遺漏,致使法律適用混亂、司法裁判不統一。比如在央視國際訴百度通過互聯網同步轉播春晚侵權案中,央視國際主張百度侵犯了著作權人的“其他權利”,但法院認為侵犯的是“廣播權”。

          因此,著作權法的修訂應當回應新技術不斷發展對著作權保護的需要,使著作權及其相關權(鄰接權)能夠涵蓋各種網絡傳播方式,以充分保護權利人的利益;在立法技術上,要盡量為技術發展留下空間,避免以技術手段、利用方式來界定權利,同時分析具體權項甚多的利弊,研究是否需要進行整合。

          2.直面技術革命,順應發展趨勢 

          記者:如何看待新技術革命對著作權保護帶來的挑戰與機遇? 

          吳漢東:此次修法必須考慮網絡技術革命的時代情景,為適應新一代信息技術發展提供時代制度產品,實現“+互聯網”“互聯網+”“人工智能+”的現代化法律轉型。從草案內容來看,我國著作權分則修改的特點之一,就是順應產業技術發展的時代特色,明確了數字化復制行為、廣播組織的網絡傳播權、技術保護措施的保護方式與例外規則。著作權法修改以國家文化體制改革為宏觀指導,體現了國際公約中利益平衡的人文精神,也滿足了數字、網絡技術環境與現代版權產業的需求。

          張 平:新的技術革命對著作權保護制度帶來的影響是雙重的,既有挑戰,也有機遇。比如人工智能“創作”問題,直接挑戰著作權法的主體和客體規則。人工智能生成物能否成為作品還在討論之中,現實中已經開始在拍賣市場進行版權交易;人工智能能否成為著作權主體更是備受爭議,實際上也已經有以人工智能署名出版的專輯。人工智能已經能夠自主“寫詩”“繪畫”“作曲”,自動完成NBA比賽新聞等。無論能否在著作權法中增設新的擬制人(機器人)作者,司法實踐都必須要界定人工智能作品的真實作者身份和著作權歸屬。

          另一方面,新技術革命也給著作權保護帶來新的機遇。區塊鏈技術的應用就可以很好地解決互聯網盜版和作品使用全過程的監控問題。

          陳錦川:隨著互聯網的發展,出現了時間戳、區塊鏈、浮水印等證據形式。法院在查明事實、認定證據時了解證據載體的技術含義及可能存在的技術缺陷難度增大,對于時間戳、區塊鏈等新的電子證據審查缺乏明確依據、統一的標準和規范。

          建議最高人民法院對新技術手段對應的權利盡快出臺意見,以統一裁判標準,為行業提供穩定可靠預期;對于時間戳、區塊鏈等新的證據形式盡快制訂明確具體的認證程序規則和實體標準。

        作者簡介

        姓名:俞海萍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馮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华夏视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