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dhxkb"></cite>
      1. <acronym id="dhxkb"><form id="dhxkb"></form></acronym>

        <output id="dhxkb"></output>
      2. <acronym id="dhxkb"><form id="dhxkb"></form></acronym>

      3. <label id="dhxkb"><legend id="dhxkb"></legend></label>
      4. <var id="dhxkb"><ol id="dhxkb"><big id="dhxkb"></big></ol></var>
      5.  首頁 >> 文學 >> 原創之聲
        李善《文選注》之征引式注釋體式谫論
        2019年05月24日 17:27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李翔翥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唐代是我國訓詁學發展史上一個重要階段,是繼兩漢以后的又一高峰期。其間最突出的特點是出現了經注兼釋的義疏體和匯聚諸家訓注的集解體。特別是集解體這種嶄新的注釋體式,以強勁的勢頭推動了唐代經﹑史﹑子﹑集四部注解的發展。其中,李善的《文選注》是集部注釋的最大碩果。 

          所謂義疏,即疏解經義。其名源于六朝佛家解釋佛典。后泛指補充和解釋舊注的疏證。如南朝梁皇侃的《論語義疏》、清郝懿行的《爾雅義疏》等。清孫詒讓《劉恭甫墓表》云:“群經義疏之學,莫盛于六朝,皇、熊、沈、劉之倫,著録繁夥。”  

          所謂集解,通常有兩義。一是匯輯諸家對同一典籍的語言和思想內容的解釋,斷以己意,以助讀者理解。三國魏何晏《〈論語注疏解經〉序》:“今集諸家之善,記其姓名;有不安者,頗為改易,名曰《論語集解》。”南朝宋裴骃《〈史記集解〉序》:“采經傳百家并先儒之說,豫是有益,悉皆抄內。刪其游辭,取其要實,或義在可疑,則數家兼列……以徐為本,號曰《集解》。”張守節正義:“裴骃采‘九經’諸史并《漢書音義》及眾書之目而解《史記》,故題《〈史記集解〉序》。”二是匯合“經”與“傳”,為之解釋。晉杜預《〈春秋經傳集解〉序》:“故特舉劉、賈、許、潁之違,以見同異。分《經》之年,與《傳》之年相附,比其義類,各隨而解之,名曰《經傳集解》。”孔穎達疏:“杜言集解,謂聚集《經》《傳》為之作解。何晏《論語集解》,乃聚集諸家義理以解《論語》,言同而意異也。”

          而李善之注《文選》,當屬集解之一體。所不同的是,他以征引為主要手段,對《文選》的語言和思想內容等作出溯源鉤沉。或“舉先以明后”,或“引后以明前”或“轉以相明”,呈現在讀者面前的是諸家文獻典籍的匯輯,以助讀者理解《文選》所選之文。它與“集諸家之善,記其姓名”有別。  

          通觀李善《文選》之注,主要采取了三種形式:一是留存原注。二是補注。這兩種情況在李善注釋內容中所占分量不大,但顯示出李善嚴謹審慎的注釋態度。近人高步瀛云:“李氏皆標明某某,其不取者,則不著姓氏,可謂得隱揚之義矣。”李善對舊注的選擇,題寫本名,新注的補充,別稱“善曰”。其有三種情況:

          ①留存單篇舊注,如有紕謬,或作解釋,或作刪除。如,張平子《西京賦》題為“薛綜注”,注曰:“舊注是者,因而留之,并于篇首題其姓名。其有乖繆,臣乃具釋,并稱臣善以別之。他皆類此。”

          ②薈眾家之注釋,補諸家之罅漏,糾他家之紕繆。如,《甘泉賦》楊子云下注曰:“……然舊有集注者,并篇內具列其姓名,亦稱臣善以相別。他皆類此。”

          ③舍棄舊注,另立己注。如,《藉田賦》潘安仁下注:“……然《藉田》、《西征》咸有舊注,以其釋文膚淺,引證疏略,故并不取焉。”無論哪種形式,我們看到的都是以征引文獻為其主要手段,匯集諸家的解說,都為一書,以便讀者閱讀理解原文。即對原文之語典﹑事典等,不加直接的詮解釋義,而臚列古籍,廣征語源﹑事理﹑義蘊等與原文相關、相近及相通之文獻資料,予以印證溝通,少下己意,這種注釋的體制和形式,我們稱之為“征引式”。這里僅從以下諸方面對李善運用“征引式”這種注釋方法進行考察。

          一、征引辭書以解字

          李善解字說義,一般不直接出面作出“某作某解”,而是征引字書以作注。這種注釋一般來說還是比較具體的,就相當于李氏幫助我們查找了某些工具書一樣。例如:

          班孟堅《兩都賦序》:“或以抒下情而通諷諭。”注:“《廣雅》曰:抒,?也。”

          又,“而后三代之文章,炳焉與三代同風。”注:“《蒼頡篇》曰:炳,著名也。”

          觀李善之解字,征引小學類的典籍主要有兩類:①訓詁類:李巡《爾雅注》、孫炎《爾雅注》、郭璞《爾雅注》、張揖《三蒼注》、郭璞《三蒼解詁》、揚雄《方言》、郭璞《方言注》、劉熙《釋名》、李軌注《小雅》等;②字書類:司馬相如撰《凡將篇》、李斯等撰《三蒼》、李斯等撰《蒼頡》、張挹《埤蒼》、史游《急就篇》、許慎《說文解字》、服虔《通俗文》、蔡邕《勸學篇》、呂忱《字林》等;其例繁夥,隨文可見,茲不一一舉例。

          有時李善解字,不征引辭書,而征引他書,簡易明了,易記易誦,可謂經典句子。例如:

          班孟堅《西都賦》:“英俊之域,紱冕所興。”注:“文子曰:‘智過萬人謂之英,千人謂之俊。’”

          又,“與乎州郡之豪杰,五都之貨殖。”注:“文子曰:‘智過百人謂之杰,十人謂之豪。’”

          又,王子淵《洞簫賦》:“嚚頑朱均惕復惠兮。”注:“《左氏傳》:富辰曰:‘心不則德義之經為頑,口不道忠信之言為嚚。’”

          二、征引以明音讀

          觀李善之注音,亦多為征引以明音讀,且音義兼釋。當然也有自注音讀的情況。其方法多為直音法、反切法。茲舉數例。

          (一)引辭書以注音。如:

          ①魏文帝《與鍾大理書》:“竊見玉書稱美玉,白如截肪,黑譬純漆,赤擬雞冠,黃侔蒸栗。”

          注:《通俗文》曰:“脂在腰曰肪,音方。”

          ②陳孔璋《為袁紹檄豫州》:“至乃愚佻短略,輕進易退。”

          注:《字書》曰:“佻,輕也,救聊切。”

          ③張平子《西京賦》:“草則葴莎菅蒯,薇蕨荔苀。”

          注:《聲類》曰:“蒯,草中為索,苦怪切。”

          (二)引古注以注音。如:

          ①班孟堅《西都賦》:“掎僄狡,扼猛噬。”

          注:王弼《周易注》曰:“噬,齧也,音誓。”

          ②班孟堅《西都賦》:“撫鴻罿,御繒繳。方舟并騖,俛仰極樂。”

          注:《爾雅》曰:“繴謂之罿。罿,罬也,竹劣切。”郭璞曰:“繴,音壁。”杜預《左氏傳注》曰:“俛,俯也,音免。”

          三、征引以校字訛

          《文選》所選之文,文體眾多,材料復雜。李善在注釋時遂留意于校勘,校勘是李善注釋《文選》的重要工作之一。因而我們在《文選注》中隨處可見大量的校勘材料,校字當為其一。例如:

          宋玉《高唐賦》:“有方之士,羨門高谿。”

          注:“史記曰:‘秦始皇使燕人盧生求羨門高誓。’谿疑是誓字。”

          又,王仲寶《褚淵碑文》:“仰南風之高詠,餐東野之秘寶。”

          注:“家語曰:舜彈五弦之琴,造南風之詩。王隱晉書,庾峻曰:知足如疎廣,雖去列位而居東野。東野,未詳。又曰:雒書零準聽曰:顧命云:天球河圖在東序。天球,寶器也。河圖本紀,圖帝王終始存亡之期。典引曰:御東序之秘寶。然野當為杼,古序字也。”

          李善征引《雒書·零準聽》《典引》以正“東野”為“東杼”之訛。東序,古代宮室的東廂房,為藏圖書、秘籍之所。漢班固《典引》:“啟恭館之金縢,御東序之秘寶,以流其占。”南朝梁劉勰《文心雕龍·正緯》:“昔康王河圖,陳于東序。”唐杜甫《寄裴施州》詩:“金鐘大鏞在東序,冰壺玉衡懸清秋。”杼,通“序”。墻。《尚書大傳》卷四:“天子賁庸,諸侯疏杼。”鄭玄注:“墻謂之庸……杼亦墻也。”清朱駿聲《說文通訓定聲·豫部》:“杼,假借為‘序’。序,東西墻也。”可見,李善校字不虛。

        作者簡介

        姓名:李翔翥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华夏视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