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dhxkb"></cite>
      1. <acronym id="dhxkb"><form id="dhxkb"></form></acronym>

        <output id="dhxkb"></output>
      2. <acronym id="dhxkb"><form id="dhxkb"></form></acronym>

      3. <label id="dhxkb"><legend id="dhxkb"></legend></label>
      4. <var id="dhxkb"><ol id="dhxkb"><big id="dhxkb"></big></ol></var>
      5.  首頁 >> 文化 >> 文化熱點
        弟子故交憶梅葆玖:中國戲曲界一面旗幟
        2016年04月26日 08:26 來源:中國新聞網 作者:應妮 字號

        內容摘要:3月29日,梅葆玖最后一場公開演講在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唯一親傳男旦弟子胡文閣表演了《貴妃醉酒》片段。

        關鍵詞:梅葆玖;戲曲界;弟子;故交;旗幟

        作者簡介:

          中新網北京4月25日電 題:弟子故交憶梅葆玖:中國戲曲界一面旗幟

         

          中新社記者 應妮

          著名京劇表演藝術家梅葆玖25日11時在北京逝世,享年82歲。

          梅葆玖1934年出生在上海,是京劇大師梅蘭芳的第九個孩子,也是家中唯一接缽梅派男旦藝術的孩子。他10歲開始學藝,開蒙老師是王幼卿,又跟從陶玉芝、朱傳茗、朱琴心等前輩學藝。13歲正式登臺亮相,演出《玉堂春》、《四郎探母》等劇。18歲開始和梅蘭芳同臺演出。

          梅葆玖曾說,最大遺憾就是自己本應發展梅派藝術的年紀恰趕上“文革”。從1964年起的整整14年,他沒在舞臺上張過一次嘴。也正因此,重返舞臺后,他格外珍惜每一次演出機會,常演《霸王別姬》《貴妃醉酒》《穆桂英掛帥》《太真外傳》等梅派經典劇目。

          為師:“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梅葆玖一生致力于梅派藝術的傳承和發展,在梅葆玖的四十多名弟子中,作為唯一的親傳男旦弟子,國家一級京劇演員胡文閣25日接受了中新社記者專訪,“今早接到師父病危消息后第一時間趕到醫院,在9點半進到病房后,面對昏迷的師父,我在心中默默許愿:‘一定會把梅派男旦藝術傳承下去,師父放心!’”他動情表示。

          梅葆玖的最后一次公開亮相是在3月29日的82歲生日當天,兩天后就因突發支氣管痙攣導致腦缺氧而昏迷至逝世。最后一次亮相,正是胡文閣親隨,在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為青年學子闡釋梅派藝術的魅力,胡文閣則全套頭面帶妝表演了梅派經典《貴妃醉酒》的片段。

          他回憶,當晚回家路上師父夸他的妝面畫得很好,并且指點他妝面重點不在細膩,而在于紅白黑等顏色在臉上形成鮮明對比,反差越大遠遠地就會越好看。

          胡文閣問及師父是否聽得見今天唱的《貴妃醉酒》,因為現場沒有擴音器,樂隊伴奏的聲音很大,梅葆玖答:“聽到了,這出戲用的‘高拉低唱’唱腔設計,這也就是我們男旦聲音獨特的地方,共鳴很洪亮、穿透力很強,我聽得很清楚。”

          為藝:不遺余力推廣京劇藝術和傳統文化

          中國戲曲學院梅蘭芳藝術中心主任傅謹教授對中新社記者直言,在中國戲曲界,梅葆玖是一面旗幟,具有很強的號召力,他的去世對當代戲劇的發展是不可估量的重大損失,短期內很難看到有這樣的人物出現。“梅派戲的特點是看起來不溫不火,沒有特別激烈的戲劇沖突,以中正平和的韻味取勝。這就決定了梅派的戲很難演,演得不好就是溫吞水,很難引起觀眾興趣。但是,最極致的經典藝術都是這樣,而梅葆玖對梅派藝術的體悟最深,他的去世是一個巨大的損失。”

          作為旗幟性的人物,梅葆玖的意見建議可謂“一言九鼎”。中國戲曲學院的梅蘭芳藝術研究中心,正是在他的提議下成立的。就連在國務院學科評議組成員中要有戲曲界人士,也是梅葆玖提出來的。

          “梅葆玖對梅派藝術精神的理解與堅守令人感動,尤其是不為世俗所動,既有開闊視野,又不動搖和改變梅派藝術的古典美學風范。他領銜恢復的梅派劇目就是梅蘭芳‘移步不換形’思想的最好實踐。”傅謹說。

          為人:謙和寬闊拒被稱“大師”

          梅蘭芳紀念館原館長劉占文對梅老先生的謙和印象深刻,“他收弟子,就是一杯茶、一束花,師徒互相鞠個躬,充分體現了梅家的家風。”

          梅葆玖心胸寬廣、沒有門派之見,面對別的流派精華可以拿來“為我所用”。他的弟子姜亦珊既唱梅派又唱張派,很多人認為應該退了張派再唱梅派,但是梅葆玖對她說:“我就是喜歡你,你完全可以既唱梅派又唱張派,這樣你就是在唱你自己。”

          身為全國政協委員,梅葆玖在全國兩會上不斷提出與傳統文化、民族戲曲保護有關的提案,希望孩子們多聽京劇、愛京劇、練書法、認識繁體字。在同為全國政協委員的弟子董圓圓眼里,師父永遠都和和氣氣的,對藝術的要求極高,藝德都堪稱表率。“梅派講究大方端莊、雍容華貴,與內在品德有關。”

          梅葆玖曾拒絕被稱為“大師”。他說,“我不要做什么‘大師’,我父親才是名副其實的大師,中國真正的大師并不多。我不是,我是干活兒的。”

          一代大家仙去。還好,曲終,人未散……(完)

         

        分享到: 0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王靜)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华夏视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