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dhxkb"></cite>
      1. <acronym id="dhxkb"><form id="dhxkb"></form></acronym>

        <output id="dhxkb"></output>
      2. <acronym id="dhxkb"><form id="dhxkb"></form></acronym>

      3. <label id="dhxkb"><legend id="dhxkb"></legend></label>
      4. <var id="dhxkb"><ol id="dhxkb"><big id="dhxkb"></big></ol></var>
      5.  首頁 >> 文聯
        “靠作品生存、靠作品成長” ——專訪著名攝影家梁達明
        2019年05月24日 11:35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范雪嬌 字號
        關鍵詞:藝術;攝影;中國文化

        內容摘要:在近40年的攝影生涯中,他在人像攝影領域里取得了令眾多攝影人羨慕的成績。

        關鍵詞:藝術;攝影;中國文化

        作者簡介:

            在近40年的攝影生涯中,他在人像攝影領域里取得了令眾多攝影人羨慕的成績,先后獲得第三、四、六屆中國攝影金像獎提名獎,并獲得第七屆中國攝影金像獎;他曾歷時30多年,足跡遍及全中國,傾情創作中國自然景觀系列風光攝影作品,用攝影藝術贊美祖國的大好河山;從他拿起相機創作的那天起,就隨時關注和記錄身邊的人和事。他堅信,“不給歷史留下空白,沒有照片就沒有影像的歷史”。他就是我國著名攝影家梁達明。

          梁達明1977年作為知識青年下鄉,后來參軍,1981年底退伍后被分配到遼寧著名的國營老字號“沈陽生生照相館”,開始從事攝影工作。2000年工作單位轉制,他買斷工齡成為自由攝影人。此后,梁達明始終以“體制外攝影人靠作品生存、靠作品成長”來要求自己,通過一件件富有正能量的作品,成長為中國攝影界成績卓越的攝影家。他積極參與文藝志愿服務工作,始終將讀者放在心中,不忘“以人民為中心”,用攝影藝術回饋人民。

          一、從工作到藝術創作

          近20年的照相館工作經歷,讓梁達明練就了精湛的人像攝影技藝。剛到照相館工作的幾年,他從干雜活、做相框開始。一天,單位里拍攝“寸照”的師傅請假沒去上班,就是這樣一個偶然的“替補”機會,讓他開始琢磨人像攝影的拍攝技巧,逐步走向了專業的人像攝影創作道路。

          ○中國藝術報:您是怎樣走上攝影之路的?

          ●梁達明:我是1977年下鄉后從農村去當的兵,退伍之后被分配到國營的“沈陽生生照相館” ,開始正式接觸攝影。以前其實也接觸過,因為我父親過去是抗美援朝的隨行記者,后來在出版社也是從事攝影工作的。我從小就接觸過照相機,看父親拍的作品,有點兒鉆研,但是沒有從心里面想干這個職業。分配到國營照相館以后,我才開始正式學習攝影。那時候也是很有意思的,如果安排到別的行業工作,有可能也就學別的了,所以這是命運的安排。

          ○中國藝術報: “沈陽生生照相館”是一家知名的國營照相館,您后來為什么離開呢?

          ●梁達明:在照相館期間,應該說是我攝影的啟蒙、基本功訓練階段。那個年代的照相館是賺錢的行業,是商業行為。那時干上以后,我馬上就喜歡攝影了。因為愛好了,你才會下工夫鉆研。所以在那期間,我對攝影基本功的訓練下了很大工夫,比如用光、構圖等。還包括后期,因為那時候沒有電腦,都是手工做,所以訓練了自己的“手藝” 。到2000年,那時企業轉制,我就買斷工齡徹底離開了體制,變成了一個體制外的自由攝影者。

          ○中國藝術報:您覺得在照相館的拍攝經歷對此后的創作有什么影響?

          ●梁達明:從某種意義上來講是照相館培養了我。那時候照相館的人像攝影是靠我們攝影師自己的審美、自己對技術的掌握去拍攝的。離開照相館之后,拍人像就少了,開始拍一些其他的類型,比如紀實攝影、風光攝影,那時我就覺得自己真正進入了創作階段。換了一種思維方式,創作出來的作品也就不同了。成為自由攝影人以后,我怎么生活?現在很多人說,除了那些開影樓做商業的人,像我這種什么生意也不做,也不給人打工,就靠自己創作的自由攝影人是很難生活的。在照相館的經歷,給我打下了非常好的基礎,讓我成為手藝人。有一門手藝,這樣一邊生活、一邊創作,所以我能一直堅持到今天。

          ○中國藝術報:成為體制外攝影人后,您體會到的思維方式的不一樣主要是在哪些方面?

          ●梁達明:一方面,有工資和沒工資時候的想法是不一樣的,做的事也是不一樣的;另一方面,商業攝影和非商業攝影也不一樣。有時我講課時也跟學生講商業攝影,尤其是人像攝影。商業攝影是以顧客需求為主,顧客需要什么你就得去給人家拍攝什么。創作是以攝影師的主導思想為主,就是說攝影師的情感、心理要融進去。我跟學生講,人像攝影創作實際上是技術與藝術的融合。

          二、做一名自律的體制外攝影人

          在對攝影藝術的多年探索中,梁達明深刻領悟到“體制外攝影人靠作品生存、靠作品成長”的道理。他時刻牢記國家的利益高于一切,一直在用正能量的作品鼓舞人、激勵人。

          ○中國藝術報:成為體制外攝影人后,您不斷突破自我,佳作不斷。您有一句話是“自律是最大的自由” ,相信您是一個特別自律的人。

          ●梁達明:可以這樣說。自由攝影人是一個新興的群體,現在叫新文藝群體。那么如何把握住自己?尤其是在藝術創作領域,如何能讓自己在這個社會中不被淘汰,又要融入社會,為社會作出貢獻,拍出一些正能量的東西?這是我這幾十年來一直在思考的問題,而且在實際行動中定下了幾條約束自己的標準,來推動事業向前發展。我這幾十年的創作始終遵循著幾條標準。第一條,時刻牢記國家利益高于一切,不能做有損國家利益的事;第二條,把讀者放在心中,創作出來的作品必須要有正能量,讓人看了之后獲得精神上的愉悅,作品要有積極向上的元素,哪怕是批評性的或者意見性的東西,也要讓人從中看到希望,這是我這些年的主導創作思想;第三條,就是法律紅線不能逾越。

          ○中國藝術報:您對自己的要求一直很高,您之前說“自由攝影人靠作品生存、靠作品成長” 。您是如何靠作品生存、靠作品成長的?

          ●梁達明:因為沒有任何工資來源,我們自由攝影人靠自己生活是很難的,又要在事業上有所進步、有所發展,那就更難了。從事攝影還是給我帶來了很大的優越條件——我有手藝。手藝是服務于人民、服務于人的。服務于人的話,就有收入,這個就解決了靠作品生存的問題。靠作品成長,就是說我要不斷推出新作品,不斷在我原有的基礎上一步步地提高。

          ○中國藝術報:您認為一名攝影家應該具備哪些能力?

          ●梁達明:在20世紀七八十年代的時候,攝影家給人的印象往往是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為什么呢?老走、老吃苦,好像思考得不夠多,就靠相機照。現在可不是那樣了,再走,再累,吃再多的苦,沒有思想有什么意義呢?比如說我1992年的作品《驚天動地》 ,是花了很大工夫創作的。作品中的云彩是在長白山的天空上拍的,最后通過我的構思、想法,我把云彩和充滿精神象征意義的腰鼓形象融合在一起。雖然,自己在事業上也向往“驚天動地” ,但我還是給自己定了一個標準:“要默默無聞地追求” 。

          藝術修養也很重要,因為攝影是一個藝術門類,技術好學,創作思維方式、理念是一個人長期的積累。相機你會用了,但是你要知道拿它干什么。干什么可不是相機的事了,是你自己想的事了。現在不是流行這樣一句話嗎?“專業比修養,業余比器材” 。藝術修養、文化素質才是亟待提高的地方。

          ○中國藝術報:您談到文化藝術修養,這么多年來您在這方面是怎么做的?

          ●梁達明:比如在照相館期間,我感覺到自己的知識文化還不行,我就補習了半年的初中文化課。1984年我又補習了一年高中文化課。1985年考入魯迅美術學院,在魯迅美術學院學了兩年大專,讀的工藝系。那個時候學習很不容易,我都是自費學習的。考上之后寫一個申請,自愿停薪留職。后來我看了很多小說,提升自己對藝術的感悟、對生活的觀察能力。因為小說有很多細節,攝影正是觀察的藝術——你觀察到了,才能通過技術手段表現出來;你看都沒看出來,那就出不了新。另外我還看一些電影來提高視覺能力。

          三、用藝術回饋人民

          梁達明說,對攝影家而言,積累的就是財富,留下來的就是歷史。無論是拍攝名人肖像,還是拍攝普通的老百姓,他的作品都充滿真情實感、充滿溫度。

          ○中國藝術報:您一直在拍不同的專題,請您介紹一兩個對您事業發展影響比較大的專題。

          ●梁達明:像我們當年學習的時候,一般都是以單幅作品往外推出,比如參加攝影比賽。拍一拍之后,就覺得應該要有自己的主題了。這個主題有可能讓我的創作思想更明顯地體現出來,而且能更好地留存。單幅很不容易留存,而專題比較容易留存下來,所以我從10年前就開始拍攝老藝術家肖像。這些老藝術家為新中國文藝做出了很大貢獻,現在他們都很老了,很多年輕人都不知道他們,或是對他們不太了解,我想利用自己拍人像的手藝把這些老藝術家的晚年肖像留下來。我也建議年輕人有機會能多拍點兒。

          ○中國藝術報:您是在什么契機下開始拍老藝術家肖像的?

          ●梁達明:我小時候看電影,也崇拜這些藝術家,但是沒有條件接觸到他們。后來,由于創作思路逐步拓寬,我的機會也越來越多了。最早一次是在中國文聯“百花迎春”春節大聯歡上,當年是4位老藝術家的本命年,中國文聯就安排我去給他們拍肖像。從那個時候開始起步,碰見老藝術家我就拍。一般情況下我都是在這些藝術家接受采訪、與領導交流,或者談話時,用長鏡頭、利用我以前學的技術手法進行抓拍,完成他們的肖像。

          ○中國藝術報:您還有一個身份,就是中國文藝志愿者協會理事,您已經擔任兩屆理事了。現在文藝志愿服務工作非常受關注,您在積極參加文藝志愿服務方面都做了哪些工作?

          ●梁達明:我前不久就隨中國攝影家協會去了貴州都勻。我參加了很多“送歡樂下基層”的活動,為當地百姓拍全家福等,現場做照片,做完之后在最短的時間內送給他們。我也到基層去,通過講座等形式普及攝影知識。這是用我的手藝回饋老百姓。實際上,文藝志愿者“送歡樂下基層”不是單純地把歡樂送給老百姓,而是潛移默化地提升當地老百姓的文化藝術素養。我覺得文藝志愿者的作用還有很多,還有待挖掘。

          ○中國藝術報:過去一年您做了非常有影響力的一件事,也契合了改革開放40周年這一歷史節點,您在微信朋友圈連發了20期的《我和我的城市沈陽》攝影作品。您能介紹一下這些作品和拍攝經歷嗎?

          ●梁達明:這一批作品拍了將近40年,整理了5年。比如說別人婚喪嫁娶、城市蓋新樓、家里大情小事找我拍照,我都有意地拍完后把底片留下來。現在看來多有意義!我覺得這就是歷史,我覺得這就是影像的力量。我也為我自己生活的城市做了點兒貢獻。作為一個攝影人,積累非常重要,積累的就是財富,留下來的東西就是歷史。我不是記者,有些活動場合根本進不去拍照。但是我通過報紙看到信息,比如看到我們舊體育館的爆破、新奧體中心的建設,我都趕緊去拍下來,現在覺得很有意義。由于條件不足,更加成全了我,我拍的都是老百姓的生活,歷史往往就是由這些細節寫就的。我這近40年里沒白干這個行業。

          ○中國藝術報:從您的作品中,我們看到了您對當地百姓有一種深厚的情感,很有溫度。

          ●梁達明:對。那時候我每到一個地方就拿著相機走街串巷,比如我那個照相館所在的位置是沈陽最有名的商業區,我半天上班,半天拿相機出去轉。后來我到魯迅美術學院大專班學習兩年,我又帶著相機在周邊轉。所以說我每到一個地方,都會帶著相機注意記錄周邊的人和事。這就是一種習慣,主要是對這個事業特別熱愛,是一種執著的追求。

          四、緊跟時代彰顯影像力量

          梁達明是中國攝影界評選的首屆也是迄今唯一一屆“全國十大青年攝影家”之一,和其他入選的攝影家一樣,他本人和他的作品都經受住了時間的檢驗。他認為,只有緊跟時代才能彰顯影像的力量。

          ○中國藝術報: 2018年12月,在中國美術館舉辦了“全國十大青年攝影家”作品捐贈儀式,您的兩件作品——1992年的《驚天動地》和2004年的《郊外》 ,通過限量鑒證被中國美術館永久收藏了。為什么會挑這兩幅作品?請介紹一下這兩幅作品。

          ●梁達明:這種集體捐贈在中國美術館的歷史上很少。因為1992年中國攝影界評選了首屆“全國十大青年攝影家” ,而且只有我一個人是以人像攝影評上的,其他的大多是新聞攝影、紀實攝影,風光攝影也只有一位。我們每人拿出兩幅作品捐贈。我覺得1992年我創作的人像攝影商業氣息太濃,就選擇了《驚天動地》這一幅。當時正好是1992年在延安給“全國十大青年攝影家”頒獎,我通過合成做了一個云彩配合腰鼓表演的作品。我覺得這張照片也能代表我當時的心情——那時候年輕,也有一股熱情,都想有“驚天動地”的壯舉。 《郊外》就屬于紀實類的了。

          ○中國藝術報:中國歷史上就評了一次“全國十大青年攝影家” ,很多專業的媒體評價說,包括您在內的十位攝影家,還有你們的作品經過這么多年也經受住了時間的考驗。您認為攝影家如何才能夠創造出彰顯歷史價值和社會意義的影像?

          ●梁達明:我覺得無論是紀實攝影還是藝術攝影,都要緊跟時代,才能彰顯影像的力量。當年選出的十位青年攝影家,尤其是那幾位紀實攝影家,他們把那個年代,把改革開放的歷史進程、百姓生活、重大事件都表現出來了、都留存下來了。現在我們都60歲左右了,還都在攝影第一線,還在不斷地緊跟時代,還在不斷地拍出新的作品。

          ○中國藝術報:從您的觀察、體會來看,當前我國人像攝影領域有哪些問題需要大家關注?

          ●梁達明:我1981年到國營照相館工作,見證了中國照相行業的發展。當時在做商業攝影的同時,各種條件也鼓勵攝影師去創作,去參加全國的人像攝影比賽,以此提高人像攝影藝術水平。但是現在在照相館、影樓行業里,創作人員越來越少了,從事商業經營的人太多了。有時候我給學生講課,我建議他們多創作,一是提高自己的藝術修養,再一個就是培養自己的拍攝技術水平。我為什么要鼓勵大家創作呢?因為我從中受益了。這和紀實人物是兩個概念,照相館人像是攝影師的安排,紀實人物攝影是攝影師去發現角度、發現人物的表情拍攝,這是有區別的。隨著攝影技術的發展,數碼相機、手機照相的出現,人們大多不會再回到影棚里死板地照相了,都愿意在多彩的生活當中去留影。

          ○中國藝術報:您也是攝影界經常嘗試新攝影技術的代表,您覺得應該如何看待和運用新器材、新技術?

          ●梁達明:我自己對這方面的認識是比較清醒的,在眾多藝術門類當中,只有攝影完全是靠現代技術完成的。現在手機這么強勢,大家都能拍照了,就變成全民攝影了。廠家研制出的相機那么先進,可以自動聚焦、自動曝光……但永遠研究不出來自動構圖、自動光線、自動構思。這些才是攝影人要更加關注、研究的。我始終在講,相機只是手中的一支筆,是你反映事物、發揮頭腦作用的工具而已。決定因素還是每個人的創作思路、每一個人頭腦里的東西。

          五、用影像傳播中國文化

          梁達明對攝影事業的執著追求讓他取得了一次次成功。如今梁達明有了一個更大的計劃,那就是通過攝影藝術將中國優秀文化向世界傳播。

          ○中國藝術報:攝影創作是一件非常需要靜下心來做的事情,您在日常生活中又非常活潑熱情。這種專注和活躍的性格,恰好能夠幫助您在攝影事業上發展?

          ●梁達明:這種活潑有可能是與生俱來的,也有可能是我近20年從事服務行業養成的一種習慣。因為我們每天面對顧客,必須要學會溝通,尤其是拍人像,和被拍攝人物的溝通占了拍攝的三分之一。所以溝通就養成了我的為人,對誰都有一種親切感,這對于我后來所有的拍攝都起了很大的作用。

          ○中國藝術報:有效的溝通很重要,您能舉個例子嗎?

          ●梁達明:比如說我在拍攝老藝術家的時候,如果他們的表情不是很到位,我會說笑話,他們會很配合。比如有一次我拍著名表演藝術家楊在葆的時候,他在前面走,我喊了一聲:“楊老師,回一下頭。 ”他一回頭,表情立馬就不一樣了。

          ○中國藝術報:許多攝影人都知道,您對您學生的藝術之路也是十分關心和關愛。您最愿意傳遞給學生的是什么?

          ●梁達明:最近有人問我:“你最想對你帶的學生說一句什么話? ”我說最接地氣的話就是: “天上不會掉餡餅,掉了也不會砸到你,努力吧” 。“堅持就是勝利”這句話不是我說的,但是這句話非常正確。我對事業的追求還在堅持,所以也還會取得更大的勝利。

          ○中國藝術報:現在很多青年人都開始拿起相機,有的是半路出道,有的是科班出身,您對他們有什么建議?

          ●梁達明:現在執著攝影的年輕人不少,中國攝影家協會也在通過各種形式支持青年攝影人。年輕人接受的事物不一樣,身處的時代不一樣,思維方式也不一樣。我們那時候比較講究寫實,年輕人有可能從另外一個角度切入,盡管不是很成熟,但是他們是在動腦筋拍攝。這是一個好現象,但是如何去引導他們,也很重要。還是建議年輕人多思考些國家的事情,對社會負責,每一個藝術家都應該這樣。

          ○中國藝術報:您從事攝影近40年,您在人像、紀實、風景多個領域都有很多成果。您今后還有什么拍攝計劃?

          ●梁達明:如何再開拓一個新的思路?如何讓自己的作品再提升一步?也是我最近一直在考慮的問題。將來我會拍一些或者是做一些國際性的東西,把中國的文化推向世界,到國外做展覽、交流。最近我拍了一批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的作品,我希望將來能把這些作品推向世界。

         

        作者簡介

        姓名:范雪嬌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劉思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华夏视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