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dhxkb"></cite>
      1. <acronym id="dhxkb"><form id="dhxkb"></form></acronym>

        <output id="dhxkb"></output>
      2. <acronym id="dhxkb"><form id="dhxkb"></form></acronym>

      3. <label id="dhxkb"><legend id="dhxkb"></legend></label>
      4. <var id="dhxkb"><ol id="dhxkb"><big id="dhxkb"></big></ol></var>
      5.  首頁 >> 文聯
        西川:用體驗的方式讀唐詩
        2019年05月24日 10:51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何瑞涓 王瓊 字號
        關鍵詞:文化遺產;詩歌;古漢語

        內容摘要:中國古典詩歌不僅是一種文本,還是一種鮮活的記憶。

        關鍵詞:文化遺產;詩歌;古漢語

        作者簡介:

            “中國古典詩歌不僅是一種文本,還是一種鮮活的記憶。古典文學對今人來說是文化遺產,但對古人來說,它不是遺產,而是對生活活生生的感受。我們今天讀古詩,要能夠回溯到他們當時的寫作狀態,感受古人的生命力和創造力。”近日,在山西汾陽賈樟柯藝術中心主辦的“呂梁文學季”系列文學活動中,著名詩人西川圍繞“今人讀古詩、寫古詩”、古典詩歌與現代詩歌的差異等話題,作了一場名為《我們如何讀唐詩》的專題講座。

          古詩與新詩的差異

          西川發現,當代詩人剛開始寫作的時候,總會面臨類似的問題:只要寫花鳥蟲魚,寫風吹過、樹搖曳,詩意很自然就出來了;可一旦要寫一座工廠、一個當代建筑,就本能地犯難,似乎這些名詞天然就與“詩意”相悖。問題到底出在哪里?今天的人為什么仍然迷戀古詩?古典的詩意與現代的詩意有什么不同?

          西川認為,要更好地理解古典詩與現代詩的差異,必須從詩歌的語言,也就是從古漢語和現代漢語的區別入手:古漢語的基本語義單位是字,古典詩歌也由此產生了五言、七言的劃分;而現代漢語感受世界的方式是兩個音節以上的,更習慣使用兩個字、三個字的表達。“我們可以作一個簡單的區分。在現代漢語中,凡是可以用一個字表達的,都是從古漢語中來的,比如天、地、神、鬼,比如梨、杏、棗、桃。凡是用兩個字以上的,很多是外來詞或翻譯詞,比如說‘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飲琵琶馬上催’ ,‘葡萄’就是當時的一個外來詞。意識到這一點,我們就知道古代人和現代人感受世界的方式不完全一樣,語義單位不一樣,節奏也不一樣。 ”

          與此相關的另一個區別是,古漢語多使用短句,而現代漢語多使用長句:使用長句必須調動邏輯思維,因為長句里包含邏輯性;而短句的長處是跳躍性,因此它更方便對仗。“今天很多人喜歡對對子。其實用現代漢語也能對,但對出來的東西總是很別扭,因為它不具有古漢語那種強烈的語言上的形式感。”

          此外,題材的不同也是造成詩意差別的重要原因。古典詩的“月亮、馬、行舟、憫農”等概念來自農業社會,對應的是農業文明“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節奏;而在今天,城市文明、工業文明帶來了大量全新的意象,石頭變成玻璃,蠟燭變成發光的燈,整個社會變成一個充滿新鮮事物、高速運轉的機體:現代節奏由此取代了古典節奏。

          用體驗的方式讀詩

          厘清古典詩與現代詩的差異,是理解古典詩的第一步。接下來,如何深入古詩的內部、真正地讀懂一首古詩?西川認為,我們在讀古詩的時候,可以先想象一下古人是怎么寫詩的,由此追溯到它的創作背景、詩人的經歷,從而拉近自己與古人的距離,貼近古人的心跳。他以杜甫的《登高》為例,為我們讀唐詩提供了一種思路:“‘無邊落木蕭蕭下,不盡長江滾滾來。’這是一個明顯的好句子,好在哪里?首先,它對仗對得好,這種頗具形式感的語言,這種音韻美、格律美本身就構成了詩意。但僅僅看起來好看、念起來好聽是不夠的,我們要深入理解這句詩,還是要回到它的創作背景中去。《登高》是杜甫經歷了安史之亂之后的作品。唐朝人口在安史之亂前達到了頂峰,約有5300萬,安史之亂之后,人口一下子抹去了三分之二。把詩人和時代聯系在一起之后,再讀‘無邊落木蕭蕭下,不盡長江滾滾來’,你會明白這個好句子的代價。”

          西川說,杜甫在寫《登高》之前便已經病癥纏身,已知的就有肺病、消渴癥(糖尿病) ,這可以在他的許多詩句中得到印證:“我多長卿病……肺枯渴太甚” ,日常生活中“臨餐吐更甚” ,后來發展到“眼復幾時暗,耳從前月聾”,寫《春望》時頭發稀少到了“渾欲不勝簪”的程度。然而,詩人就是在這樣一種狀態下寫下了令人唏噓的“萬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獨登臺” 。“我們在讀古典詩歌的時候,基本上是一種供著的態度,好像古詩就只有欣賞的份兒。但如果你真正讀進去了、鉆進去了,進入了那種體驗古詩的感覺,你所能感覺到的就不僅僅是語言上的美感,而是一種真實的震撼,有時甚至會起一身雞皮疙瘩。”

          西川認為,我們今天所謂的“讀唐詩”,讀的多半還是那些已經被經典化了的作品,譬如《唐詩三百首》。事實上,《全唐詩》再加上今人的增補,已經整理出了五六萬首詩,在這樣浩瀚的詩海中,我們只挑選出三百首,可見它的經典化的比例是相當低的。“這說明什么?常有人想要夢回唐朝,但他們通過《唐詩三百首》,恐怕只能回到一個臆想中的、帶著光環的唐朝。只有回到《全唐詩》,我們才有可能接觸到一個真實的、活生生的唐代社會。而一個活生生的唐代社會就意味著,在那些詩里面,有一些寫得并不好。當你發現唐朝人也會寫得不太好的時候,你才會真正地親近唐朝,而不是一直和它保持著距離。”

          拉近了與唐代、與詩人的距離之后,我們會發現,每一個詩人都是一個豐富的多面體。西川舉例,大家都知道陳子昂寫“前不見古人,后不見來者”,意境蒼茫遒勁、令人動容,卻不一定知道他也寫過“赤丸殺公吏,白刃報私仇”,報私仇殺人的行為被他寫得頗有幾分豪情,但在今天看來無疑是偏激、犯法的。當我們意識到,陳子昂不只有《登幽州臺歌》的那一面,這個古人就豐滿起來,變成一個活人了。

          “你欣賞一個人,和他親近之后,就會發現他的缺點。這就像生活中的朋友,當你知道他有這樣那樣的缺點之后,你依然是他的好朋友。我們對古典詩歌的閱讀也包含了這樣的因素。”西川認為,古典詩歌雖然有它作為經典的嚴肅的一面,但也有很活潑、可以游戲的一面,因此,在閱讀唐詩的時候不必太呆板,甚至可以“玩”起來。比如杜牧經典的七言律詩《清明》,可以改編成五言詩“清明時節雨,路人欲斷魂”,還可以改成楚辭“清明時節兮,雨紛紛。路上行人兮,欲斷魂” 。和古詩“玩”起來,古人就走到了面前,古詩也就不再是一個陳舊的、要背誦下來的作品,而是真正成為我們生命里的一部分。

          “從欣賞過渡到體驗,用體驗的方式讀詩。你會發現,它們不僅僅是詩歌,它們是聲音,也是曲調,甚至可以用來做游戲。”正如西川所說,他講唐詩的讀法,就是為了讓它活過來,讓今天的讀者感受到千百年前古人的創造力,并有勇氣、有興趣和他們進行對話,從而將閱讀的意義推向更深處。

        作者簡介

        姓名:何瑞涓 王瓊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劉思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华夏视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