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dhxkb"></cite>
      1. <acronym id="dhxkb"><form id="dhxkb"></form></acronym>

        <output id="dhxkb"></output>
      2. <acronym id="dhxkb"><form id="dhxkb"></form></acronym>

      3. <label id="dhxkb"><legend id="dhxkb"></legend></label>
      4. <var id="dhxkb"><ol id="dhxkb"><big id="dhxkb"></big></ol></var>
      5.  首頁 >> 文聯
        曹舒慈:做好創作鏈條上的螺絲釘
        2019年05月24日 09:05 來源:中國文化報 作者:秦丹華 字號
        關鍵詞:芭蕾舞劇;藝術節;敦煌文化

        內容摘要:最近,曹舒慈很忙。4月28日、29日,在北京天橋藝術中心演出芭蕾舞劇《敦煌》。

        關鍵詞:芭蕾舞劇;藝術節;敦煌文化

        作者簡介:

            最近,曹舒慈很忙。4月28日、29日,在北京天橋藝術中心演出芭蕾舞劇《敦煌》;5月10日,隨團赴日本演出《天鵝湖》;5月14日,直接赴上海參加第十二屆中國藝術節;同時,還排練著兩部舞劇,間隙又配合錄制中央芭蕾舞團建團60周年的宣傳片。

          采訪當天下午6點,記者見到曹舒慈的時候,剛剛結束一天排練的她一身素服、素面朝天地就從宿舍跑到中央芭蕾舞團的大廳接受采訪。

          芭蕾舞演員的一天是怎樣的?“早上9點半上班,一個半小時的訓練直到11點,緊接著一個半小時的排練到12點半。中午1個小時的午休,下午從1點半排練到5點。”曹舒慈坦言,這樣的工作量其實挺累的,即便下了班也不會有心情出去玩,還得準備第二天的排練,揣摩角色。

          自2017年9月首演以來,芭蕾舞劇《敦煌》不斷地打磨提升,到現在還在進行著修改。“可能我今天跳的就和昨天的不一樣。”曹舒慈說,“我們一直在探索如何把《敦煌》的故事通過芭蕾講述得更加明了、生動。”

          《敦煌》以中國第一代致力于敦煌藝術保護與研究的傳承者為切入點,通過共同熱愛并癡迷于敦煌藝術的留法音樂家念予與敦煌保護者吳銘之間的情感糾葛,展現了千年文明與戈壁大漠中的那份堅守與奉獻。

          2017年初《敦煌》正式開排,而那時曹舒慈拿到的劇本已經過了多年醞釀和數次修改。“敦煌文化在我的印象里既廣博又豐厚。”為什么要選擇這樣一個切入點?直到跟隨中央芭蕾舞團采風的隊伍到了敦煌,曹舒慈終于明白了。

          “走出敦煌國際機場,經過茫茫戈壁才能到達敦煌研究院。想想70多年前,敦煌藝術研究所的開創者們是怎樣輾轉到莫高窟的,又是怎樣被敦煌藝術打動而甘愿忍耐孤苦寂寞,將一生奉獻在這里的?”曹舒慈說,在劇中,她飾演的角色念予來到敦煌的經歷就是借鑒了敦煌藝術研究所第一任所長常書鴻的真實經歷——1935年,留法的常書鴻在巴黎塞納河畔一個舊書攤上,偶然看到一部名為《敦煌圖錄》的畫冊,他一下子被這座中國藝術寶庫所震撼,毅然回國。與念予到來之后的再度離開不同,常書鴻終其一生投身于敦煌藝術的保護之中,成為劇中敦煌保護者吳銘的現實寫照。

          “和常書鴻先生一樣,這里的工作人員也都是憑著對敦煌藝術的熱愛,堅守在這片熱土上,他們把這些面臨消失危險的壁畫一點點描摹下來,再研究怎么保護。”曹舒慈感慨,“劇中,當念予再度回到敦煌祭奠吳銘時,為敦煌藝術奉獻一生的先驅們的墓碑豎立在茫茫戈壁上,工作人員告訴我:‘以后,我們也將埋在那里……’。”

          即便前期做了盡可能充分的準備,在創排中還是遇到了很多問題。如何充分還原壁畫上的舞蹈并以芭蕾的形式呈現出來,就是其中的難題之一。“根據敦煌壁畫上飛天舞姿,編導打算排一段敦煌伎樂舞。然而,這屬于中國古典舞,動作具有中國文化的特點,和芭蕾舞的舞蹈方式完全不同。”曹舒慈說,“如何讓兩者融合,這是排練中我們一直在‘磨’的地方。”

          最終,《敦煌》征服了觀眾。2018年,敦煌文博會期間,中央芭蕾舞團帶著《敦煌》回到了曾經采風創作的地方,精彩的演出催人淚下。“看到我們采風時結識的工作人員變成臺下的觀眾并被我們的演出打動時,對我們演員來說是最開心、最驕傲的時刻。”

          憑借在《敦煌》中的出色表演,30歲的曹舒慈獲評第十六屆文華表演獎。雖然諸多榮譽加身,但是此番獲獎讓曹舒慈倍感榮幸:“這是對我作為一名芭蕾舞演員在舞臺表演上多年探索的肯定。”剛入團時馮英團長“要做演員,技術重要,表演更重要”的諄諄教誨;團里首席演員排練時的耐心指導;自己平時默默的“偷師”……回首自己的成長之路,曹舒慈坦言最離不開的就是中芭的滋養,“在這個過程中,我對表演的理解逐漸加深,我的表演風格也在慢慢形成。”

          2006年進團,17歲便以實習演員的身份出演舞劇《羅密歐與朱麗葉》,成為最年輕的“朱麗葉”;趕上中芭大力培養青年演員的好時候,2011年成長為國家一級演員;入團13年,出演了20多部舞劇……曹舒慈一直認為自己很幸運。當然,幸運的背后是不懈的努力。她說:“我們這個行業就是在不停地追求完美,我們要跟自己死磕——為什么有的動作別人能做自己卻做不到?我做到了,我能不能做得更好?只要在動作的完成上還有不順暢的地方、還有不能自由表達的時候,這些都要求我們不斷去突破。”

          30歲,對于一個芭蕾舞演員正是好時候。對于芭蕾藝術,曹舒慈始終心存敬畏。“其實,我們就是創作鏈條上的一顆顆螺絲釘,我們能做的就是盡全力做好自己的事情,積極參與團里的藝術創作,和大家一起進行時代的藝術探索,一起傾盡全力打造藝術精品。”而她對自己的期待就是——踏踏實實把每場演出演好,把每天的功練好。

        作者簡介

        姓名:秦丹華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劉思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华夏视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