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dhxkb"></cite>
      1. <acronym id="dhxkb"><form id="dhxkb"></form></acronym>

        <output id="dhxkb"></output>
      2. <acronym id="dhxkb"><form id="dhxkb"></form></acronym>

      3. <label id="dhxkb"><legend id="dhxkb"></legend></label>
      4. <var id="dhxkb"><ol id="dhxkb"><big id="dhxkb"></big></ol></var>
      5.  首頁 >> 文聯
        曾小敏:在粵劇創新路上“堅持小跑”
        2019年05月24日 08:40 來源:中國文化報 作者:付瓊 字號
        關鍵詞:粵劇;專場表演;舞臺

        內容摘要:曾小敏與粵劇的故事,開始于一張粵劇《帝女花》的黑膠碟。

        關鍵詞:粵劇;專場表演;舞臺

        作者簡介:

            曾小敏與粵劇的故事,開始于一張粵劇《帝女花》的黑膠碟。

          在曾小敏的兒時記憶中,父母總是工作非常忙,早出晚歸,常常一天也見不到一面。“那時候,如果我放學回家遠遠地聽到粵劇《帝女花》的聲音,我就知道是我媽媽在家,那是很難得的。”對她來說,粵劇帶來的最初感受,在優美唱腔之外,是無以言說的親切感。

          要上中學時,一次偶然的機會,曾小敏誤打誤撞考進了廣東粵劇學校。她形容那時的自己是一張白紙,可她敢拼敢學。跟大多數十二三歲學戲的孩子一樣,在前輩老師的指引下,開始了日復一日的艱苦練習。從這里開始,她真正見識到了《帝女花》之外無限廣闊、豐富而精彩的粵劇世界。

          短短10多年的時間,曾小敏迅速成長,唱念做打逐漸成熟,發展為獨當一面的旦行名角。她允文允武,兼擅閨門旦、刀馬旦、花旦等行當。2005年,26歲的她當選為廣東粵劇院青年團副團長;2014年,擔任廣東粵劇院副院長。“做青年團副團長的時候,有前輩擔心‘小敏的專業會受影響’,但事實上我覺得自己一直在進步,對人物的把握、在舞臺上的感覺也越來越好。”她說,戲曲舞臺不僅需要專業上的積累,也需要對人與事的理解和對生活的解讀,這也是一種積累。

          高風亮節的“花蕊夫人”,孤獨無奈的“西施”,流落匈奴不失風骨的“蔡文姬”,矢志不渝、敢愛敢為的“卓文君”,英姿颯爽、保家衛國的“穆桂英”……在這期間,曾小敏積累了《花蕊夫人》《青春作伴》《夢·紅船》《柳毅傳書》《漢文皇后》《女兒香》等一批廣受好評的劇目,陸續斬獲三屆廣東省戲劇演藝大賽金獎、三屆廣東省藝術節表演一等獎、上海白玉蘭主角獎,第二十八屆中國戲劇梅花獎,直至今年4月的第十六屆文華表演獎。

          也是在2014年的時候,曾小敏有了一次個人專場表演的機會。她當時想的是,如果按通常的做法,拿幾個經典折子湊一臺,可能很快就會成過眼云煙,演一兩場就收了。“既然要做就要做一些能留下來的東西。”出于這樣的想法,新編粵劇《白蛇傳·情》誕生了。

          “白蛇傳的題材家喻戶曉、流傳千年,其內涵豐富,行當齊全,允文允武,有閨門旦、刀馬旦、青衣的演繹方式,是一個很好的表現載體。”想到就要去做,曾小敏帶著這個年輕的主創團隊開始了大刀闊斧的創新。他們將整個劇本重寫,著重以一個“情”字來展現劇情發展和人物命運,放大情感、突出人情味;在舞美、造型、扮相上改變傳統粵劇濃墨重彩的華麗特點,突顯清新、唯美和雅致;在“求情”“傷情”等場景中,更以出色的武功技巧,表現了白素貞為情抗爭的英勇無畏。

          在表演上,曾小敏飾演的白素貞,以清麗甜潤的演唱和細膩的表演身段,生動地傳達了人物的內心情感。“表演可以含蓄,但是表達可以再真摯直接一點。”在第一場“相遇”中,表達“情”時就用了四目相對,把白素貞和許仙各自內心的感覺挖掘放大。曾小敏的想法是不要讓戲曲程式的表演套路掩蓋人物內心和情感上的表達,所以在這部戲中,每一場的“情”都有一些不同的處理。

          尤其是“水漫金山”一場的“出手”表演,“白素貞”雙手舞動長袖,只憑雙腳,對面飛來的長槍,左推右擋,前踢后趟,長袖飛舞如旋風,卻絲毫未與飛來的長槍相糾纏。長水袖的開打,蘊含著白素貞的無奈、抗爭,對愛情的執著、堅韌;同時,長水袖也代表著一種“蛇態”的延伸。曾小敏認為,打戲不容易,但更難得的是要能打出感情,牽動觀眾。“很多觀眾在這一場哭了,這是我們沒有想到的。”

          在這么多的角色中,曾小敏心底最愛的也是白素貞。她曾在文章里寫道:“當我觸碰著戲里白素貞的愛恨纏綿,仿佛置身于西湖邊上,與許仙四目相投,怦然心動。金山寺前揮動長袖,這是千般委屈、百般隱忍后無奈的吶喊和抗爭。泣別斷橋,本是恩與怨的解脫,卻始終放不下那魂牽夢繞的冤家,被拖拉著的衣袖,無法挪動的碎步,身隨心在抖動……此刻,已分不清戲里還是戲外。”

          《白蛇傳·情》是戲曲表演藝術中的一個成功創新。其實,不僅包括曾小敏,粵劇在發展道路上一直都是一個追求與時俱進的劇種。廣東粵劇有很多“第一”——第一個采用西洋樂器,第一個把粵劇拍成動漫電影,第一個出國演出的劇種等。“要承傳前輩的藝術,我們也應該有我們這一代的創新,有我們這一代的表達和演繹。”曾小敏認為,藝術積累到一定階段,最好的總結就是在深厚傳統的基礎上繼續創新。

          如今,曾小敏的粵劇世界里再不止那一出《帝女花》。她說,一個戲曲演員并不存在起跑線的問題,反而是你有沒有堅持小跑,戲曲的道路上不能急功近利,在前進的過程中,不能急,更不能停下來。多年后,曾小敏卻還是當初的那個自己。很多人不解她如何能在繁雜的事務中始終保持著舞臺上的純真和投入,她說:“我心底總有一個空間,這片空間是留給舞臺的凈土,留給我所愛的角色和情感,它讓我在舞臺上無限地包容和感知,純粹地和人物融為一體。”

        作者簡介

        姓名:付瓊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劉思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华夏视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