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dhxkb"></cite>
      1. <acronym id="dhxkb"><form id="dhxkb"></form></acronym>

        <output id="dhxkb"></output>
      2. <acronym id="dhxkb"><form id="dhxkb"></form></acronym>

      3. <label id="dhxkb"><legend id="dhxkb"></legend></label>
      4. <var id="dhxkb"><ol id="dhxkb"><big id="dhxkb"></big></ol></var>
      5.  首頁 >> 社科院社科聯
        街道的力量
        2019年05月24日 12:31 來源:文匯報 作者:包亞明 字號
        關鍵詞:生活;數字化;購物中心

        內容摘要:數字化已經重塑了街道的內涵,也重新界定了街道的打開方式,步行的困境則愈發變得復雜。簡·雅各布斯認為好的城市的活力是在非規劃的、自組織的、即興生長的街道中孕育的,人們按照需要而自然選擇的生活,構成了街道賴以存在的混沌的復雜性,并創造了連續而短小的“街道眼”,從而激發出自發自由的街道芭蕾的“舞步”。邁克爾·索斯沃斯和伊萬·本-約瑟夫在《街道與城鎮的形成》一書中,不僅認同街道是聚攏城市居民的黏合劑,而且認為街道是為城市生活而搭建的公共框架,并不只是僅供車輛穿梭的交通通道。“街道建設的目標是創造出功能完備、適宜居住的街道,而且要使得這些街道關聯所處的自然與歷史背景,支持所處社區的社交生活,并且對使用者而言它們既舒適又安全。

        關鍵詞:生活;數字化;購物中心

        作者簡介:

          當電商和物流便捷地把外賣和食材送到家門口的時候,餐館、街道和商場要付出怎樣的努力,才能讓人換下睡衣出門?數字化已經重塑了街道的內涵,也重新界定了街道的打開方式,步行的困境則愈發變得復雜。  

          街道的力量:“偉大的街道造就偉大的城市”  

          在簡·雅各布斯看來,街道是我們歸屬感的一部分。她認定城市就是街道。街道不是城市的血管,而是神經網絡,是積累的智慧。街道上的互動,是一個城市的公共生活的開端,只有居民才是城市最終的推動力,這一傳統可以上溯到古羅馬時期的公共街道。同樣秉持非主流和民粹觀點的伯納德·魯道夫斯基在《人的街道》一書中這樣描述意大利的街道:“街道不會存在于什么都沒有的地方,亦即不可能同周圍環境分開。換句話說,街道必定伴隨著那里的建筑而存在。街道是母體,是城市的房間,是豐沃的土壤,也是培育的溫床。其生存能力就像人依靠人性一樣,依靠于周圍的建筑。完整的街道是協調的空間。”(轉引自蘆原義信:《街道的美學》,尹培桐譯,南京: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2017年,第52頁)  

          阿蘭·B.雅各布斯同樣贊同簡·雅各布斯的觀點,他認為街道以一種最基本的方式為人們提供了戶外活動的場所;同時,街道也是社交與商業活動的空間。“置身其間,你可以與人會晤——這也是我們之所以依戀城市環境的基本原因……有些街道存在的目的是為了交換商品與服務,街道是個生意場。這樣的街道就是一種公共生活的櫥窗,用以展示社會所提供的誘人商品。”(阿蘭·B.雅各布斯:《偉大的街道》,王又佳等譯,北京:中國建筑工業出版社,2008年,第3頁)阿蘭·B.雅各布斯強調街道的功用并不僅僅是讓人們能夠方便地從一個地方到達另一個地方。“街道是組成公共領域的最主要因素,其他任何城市空間都望塵莫及。它們是公共財產的重要組成部分,并受公共機構的直接管理。”(《偉大的街道》,第308頁)  

          簡·雅各布斯認為好的城市的活力是在非規劃的、自組織的、即興生長的街道中孕育的,人們按照需要而自然選擇的生活,構成了街道賴以存在的混沌的復雜性,并創造了連續而短小的“街道眼”,從而激發出自發自由的街道芭蕾的“舞步”。伯納德·魯道夫斯基同樣關注非傳統非西方“主流”建筑的文化,他的《沒有建筑師的建筑:簡明非正統建筑導論》一書,突破了狹隘的學科藩籬和社會偏見,展示了可容納10萬觀眾的美洲史前劇院區域、供數百萬人居住的地下城鎮和鄉村等奇觀。魯道夫斯基希望在那些公共空間的“原始”建筑之美中,找到陷入困境的工業時代人類生活的出路。他認為,街道作為城市公共空間的核心組成部分,是建筑智慧與人類生活方式的交匯點。可以說,街道聚焦了人類生存和發展的核心問題:如何更高質量地可持續地生存,以及在生存過程中如何維持和諧共處的鄰里關系。  

          人的活動是阿蘭·B.雅各布斯關注的焦點,在街道上人與人的關系中,他更強調街道是一種人的運動:人們四處觀望、穿行其間:那些擦肩而過的人們的臉孔和身形,那些變化的姿態與裝扮,都在不間斷地運動著。同樣認同簡·雅各布斯的理念的珍妮特·薩迪-汗擔任過紐約交通局長,在6年多的城市治理過程中,她始終關注街道與人的力量,她認為不僅僅是紐約市民,而是世界范圍內的城市居民都開始意識到街道的重要性,并希望追回屬于他們的街道,因為人們開始意識到從未被滿足的對于城市宜居公共空間的渴望。在《搶街:大城市的重生之路》一書中,珍妮特·薩迪-汗認為街道是一個城市社會、政治與商業的動脈,街道也劃分著政治與文化的邊界:“一直以來,城市是孕育文化、科技、商業的搖籃,歷史上的先進思潮和文明在此碰撞交匯。然而,當今世界特大城市的街道上卻鮮能體現出這種創新性……如果一個城市的街道非常適宜人們步行、騎行或者閑坐,那么這座城市也會激發人們創新,促進投資,并吸引人們長居于此。”(珍妮特·薩迪-汗等著:《搶街:大城市的重生之路》,宋平等譯,北京:電子工業出版社,2018年,引言第xv-xvi頁)  

          邁克爾·索斯沃斯和伊萬·本-約瑟夫在《街道與城鎮的形成》一書中,不僅認同街道是聚攏城市居民的黏合劑,而且認為街道是為城市生活而搭建的公共框架,并不只是僅供車輛穿梭的交通通道。和珍妮特·薩迪-汗一樣,他們也認為街道應當發揮鼓勵街頭生活的優勢,應當而且必須能夠適應不同的使用者。街道網絡應當滿足行人、騎行者、出租車、公交車等使用者的共同需求,應當用于維系居住區的宜居性。“街道建設的目標是創造出功能完備、適宜居住的街道,而且要使得這些街道關聯所處的自然與歷史背景,支持所處社區的社交生活,并且對使用者而言它們既舒適又安全。”(邁克爾·索斯沃斯和伊萬·本-約瑟夫:《街道與城鎮的形成》,李凌虹譯,南京:江蘇鳳凰科學技術出版社,2018年,第3-4頁)邁克爾·索斯沃斯和伊萬·本-約瑟夫認為街道設計標準必須對自然與歷史環境、社會生活與文化具備靈活性和靈敏的反應,這已經接近了阿蘭·B.雅各布斯討論的“偉大的街道”的問題。  

          阿蘭·B.雅各布斯堅信“偉大的街道造就偉大的城市”。當阿蘭·B.雅各布斯提出“偉大的街道”這一理念時,他清醒地意識到這是一個沒有標準答案的問題,散步的場所、物質舒適性、清晰的邊界、悅目的景觀、協調性、良好的維護管理措施,這些顯然都是偉大街道所應具備的物質特征。但是光有這些是遠遠不夠的,偉大的街道一定是和人聯系在一起的,一定是和人的活動聯系在一起的。人們在這樣的街道公共空間能夠彼此交流、不再感到孤獨;能夠聚集起來,創造有意思的社區生活。這樣,街道不僅成為了社會化的容器,而且成為了表達公共見解的場所,人們在街道上感覺到舒適和安全。“最優秀的街道能給人帶來強烈、持久、積極的印象;他們抓住你的眼睛和想象。這里是快樂的地帶,讓人們不知不覺希望故地重游。”(《偉大的街道》,第306頁)  

        作者簡介

        姓名:包亞明 工作單位:上海社科院文學研究所

        職稱:研究員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孫龍)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华夏视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