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dhxkb"></cite>
      1. <acronym id="dhxkb"><form id="dhxkb"></form></acronym>

        <output id="dhxkb"></output>
      2. <acronym id="dhxkb"><form id="dhxkb"></form></acronym>

      3. <label id="dhxkb"><legend id="dhxkb"></legend></label>
      4. <var id="dhxkb"><ol id="dhxkb"><big id="dhxkb"></big></ol></var>
      5.  首頁 >> 文萃
        【文萃】侯文宜:王夫之“神理”說詩論及批評實踐考
        2019年05月10日 15:03 來源:《中國文學批評》2018年第4期 作者:侯文宜 字號
        關鍵詞:“神理”說;詩學建構;“詩評選”;批評實踐

        內容摘要:王夫之字而農,號姜齋,晚年隱居于石船山,自署“船山病叟”,故又被稱為“船山先生”。其詩學思想豐厚而深邃,在核心命題的闡發和體系的建構等方面,都展現出古典美學發展的高度。其中,“神理”說的提出和批評實踐頗值得注意。據統計,在其詩學著作《姜齋詩話》及《古詩評選》《唐詩評選》《明詩評選》中總共出現了20多次。

        關鍵詞:“神理”說;詩學建構;“詩評選”;批評實踐

        作者簡介:

        一、王夫之“神理”說的詩學建構

          王夫之字而農,號姜齋,晚年隱居于石船山,自署“船山病叟”,故又被稱為“船山先生”。其詩學思想豐厚而深邃,在核心命題的闡發和體系的建構等方面,都展現出古典美學發展的高度。其中,“神理”說的提出和批評實踐頗值得注意。據統計,在其詩學著作《姜齋詩話》及《古詩評選》《唐詩評選》《明詩評選》中總共出現了20多次。

          “神理”一詞并非王夫之首創。早期,“神理”一詞尚未作為一個成熟的詩學術語應用于審美鑒賞中,只是一般概念,用來指神妙的天道或神奇的思想。“神理”作為詩學術語大量運用于詩文論中,明顯的是齊梁時期的著名文論家劉勰。在其文論巨著《文心雕龍》中,劉勰多次用到了“神理”。

          何謂“神理”?在王夫之看來,“神理”不應被“捉煞”,也不能離開具體情境,它應是在遠近之間,在情景相生之間,在主體的剎那感悟之間,在自然而然的意象捕捉之間。應該說,到王夫之這里,對中國詩學中有關“理”的爭端有了一個厘清,也進一步使“神理”成為一個極具中國特色的詩學術語。

          無論在船山先生還是在歷代的詩論詩評中,都不乏“神”或“理”的使用,但將“神理”作為一個基本的詩學范疇來論詩的,當要屬王夫之。如果說在劉勰《文心雕龍》之后,“神理”的范疇已沉寂淡漠很久,在唐宋元明詩論中并不多見,那么可以說,是王夫之重新使其激活,將“神”與“理”兩個構成藝術生命的范疇以完整的意思拈出,既超越了“神”與“理”各自的內涵,又獲得了新的、獨到的美學蘊意。

          船山詩學對于我們今天的啟發意義當是顯然的,他將自己的審美理解與詩歌作品的評選實踐相聯系,在詩學與文本之間形成自己的一種體系性。其在三部“詩評選”中多次用“神理”作為評價詩歌的標準,故通過對三部“詩評選”進行案例分析,可以從其選詩與評詩的標準尺度中進一步探求“神理”說的批評實踐和美學意義。

        二、《古詩評選》中的“神理”評點

          在《古詩評選》中,直接使用“神理”范疇進行評詩的共有6處,另不乏“亦理亦情”“含精蓄理”等同類意思的用語,主要集中于古樂府歌行和五言古詩。綜觀船山詩論,他對古樂府歌行和五言古詩這兩種詩體的評價甚高,認為古樂府歌行是“一氣中駘宕靈通,句中有余韻,以感人情”,五言古詩則是“一意中圓凈成章,字外含遠神,以使人思”。因此,用“神理”范疇評樂府歌行和五言古詩,自然突顯出“神理”在船山詩學中的地位與意義。

          首先從評蔡邕的樂府歌行《飲馬長城窟行》來看:

          縱橫使韻,無曲不圓。即此一端,已足衿帶千古。或興或比,一遠一近,謂止而流,謂流而止。神龍之興云霧,以人情準之,徒有浩嘆而已。神理略從東山來。而以東山為鵠,關弓向之,則其差千里。此以天遇,非以意中者;熟吟“入門各自媚”一蕩,或僥幸得之。

          古樂府歌行中除了評《飲馬長城窟行》外,評曹操的《短歌行》一詩也使用了“神理”一詞:

          盡古今人廢此不得,豈不存乎神理之際哉?以雄快感者,雅士自當不謀。今雅士亦為之心盡,知非雄快也。此篇人人吟得,人人埋沒,皆緣摘句索影,譜入孟德心跡。一合全首讀之,何嘗如此。捧畫上鐘馗,嗅他靴鼻,幾曾有些汗氣?慚惶慚惶。

          五言古詩中,船山對謝靈運評價最高。船山在對謝的贊賞中多次用到“神理”的范疇。如他評謝靈運的《晚出西射堂》一詩時說:“且如‘含情尚勞愛,如何離賞心’,心期寄托,風韻神理,不知三百篇如何?”

          另外,船山評謝靈運的《田南樹園激流植援》說道:“亦理,亦情,亦趣,逶迤而下,多取象外,不失環中。”由此可見,王夫之所說的“神理”與“情”、“趣”有關,它們的相輔相成關涉到整首詩的韻味,概觀謝靈運五言詩特點,即在描繪山水的自然景色中情趣蕩漾、淵含哲理,故能產生體味不盡的審美張力,而這正是與船山審美標準相一致之處,所以獲得船山極高的評價。

          總之,從《古詩評選》中,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王夫之是如何將“神理”說運用于批評實踐的,反過來,也正是在這種具體的作品分析評說中,使人們對“神理”說的審美特點有了更為到位的把握。

        作者簡介

        姓名:侯文宜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振)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华夏视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