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dhxkb"></cite>
      1. <acronym id="dhxkb"><form id="dhxkb"></form></acronym>

        <output id="dhxkb"></output>
      2. <acronym id="dhxkb"><form id="dhxkb"></form></acronym>

      3. <label id="dhxkb"><legend id="dhxkb"></legend></label>
      4. <var id="dhxkb"><ol id="dhxkb"><big id="dhxkb"></big></ol></var>
      5.  首頁 >> 各地 >> 人文東北
        書法名品《元人急就篇卷》信息量大 [遼博藏]漢代啟蒙教材留下許多名人舊事
        2019年05月08日 00:00 來源:遼寧日報 作者:郭平 字號
        關鍵詞:朱棣;跋文;草書;姚廣孝;解縉

        內容摘要:遼博珍藏著一幅長達678.3厘米的書法長卷《元人急就篇卷》,是元代抄寫東漢時期的兒童啟蒙讀物《急就篇》。

        關鍵詞:朱棣;跋文;草書;姚廣孝;解縉

        作者簡介:

         “黑衣宰相”姚廣孝的不世之功

          董寶厚說:“《元人急就篇卷》多數跋文都是明永樂年間留下的,這跟明代的一位重要收藏者有很大關系。”

          這幅書法長卷共有6段跋文,其中4段跋文是在明永樂年間留下的,其余兩段為清代的跋,明代的跋文中都提到了當時的收藏者趙景暉。這位趙景暉在《明史》中沒有提名介紹,跋文中稱他為永樂皇帝朱棣的“翊運勛臣”,也就是跟隨朱棣奪取皇權的有功之臣。他的具體身世還有待史家查考,但是從他為自己藏品征求墨寶的能力來看,應該不是等閑之輩。

          趙景暉請來的第一位當世名人便是姚廣孝,跋文的日期為“永樂元年季夏六月十又九日”,即公元1403年。當時明成祖朱棣剛剛經過“靖難之役”成功奪取皇權,他冊封姚廣孝為僧錄司左善世,第二年又加封太子少師。

          從時間上看,姚廣孝當時正在一邊規劃建設北京,一邊負責遷都相關事宜,可謂事務繁忙,但他還是用行草為此卷題寫一跋,其內容為:“急就篇,漢史游仿《凡將》作,漢人以稿法書之,故曰草,此草書之祖也。昔人云漢章帝愛此書,遂呼為章草。自古以章草得名者,如杜度、皇象、鐘繇、索靖輩,至王羲之父子、虞世南、褚遂良無不習此書,以致變化,各自名家也。鄧善之、趙子昂多臨本,善之臨者曾于吳中見一本,字畫稍肥大,子昂臨者在北京內府見一本,甚精妙,不失古意,予曾臨一十三過。今見此本雖不及北京所見者,世上亦不可多得。景暉工草書,此乃草書之祖,景暉當留意焉。”

          在這段跋文中姚廣孝提出《急就篇》是西漢的史游仿照漢景帝時辭賦家司馬相如所作的《凡將篇》,并講述了章草的歷史,他說自己也經常臨摹《急就篇》,還講到藏家趙景暉對草書非常有研究。當時他署名為“道衍”。

          作為明代的政治家、佛學家、文學家的姚廣孝在《明史》中有傳,他是朱棣的主要謀士,在明建文帝實施削藩之際,密勸朱棣起兵,并幫助召集兵馬,打造軍器。朱棣靖難第三年,姚廣孝留守北平,建議朱棣輕騎挺進,徑取南京,使得朱棣順利奪取南京,登基稱帝。以區區燕地一方土地對抗全國兵馬,且最終獲勝,歷史上絕無僅有。

          朱棣登基之后,曾命姚廣孝蓄發還俗,被姚廣孝拒絕。明成祖又賜他府邸、宮女,姚廣孝仍不接受,只是居住在寺廟中,上朝時穿上朝服,退朝后仍換回黑色的僧衣,因此被稱為“黑衣宰相”。

          姚廣孝的一生中還有一個名垂史冊的成就,那就是在另一位名臣解縉失勢后,擔任了《永樂大典》和《明太祖實錄》的最高編撰官,尤其是《永樂大典》,是他對中國文化的最大貢獻。

          遼寧省博物館珍藏著一幅長達678.3厘米的書法長卷。

          這幅作品名叫《元人急就篇卷》,是元代某位書法家臨摹三國時期皇象的草書,抄寫東漢時期的兒童啟蒙讀物《急就篇》。與之相關的歷史人物涉及東漢時期的漢章帝、史游,三國時期的皇象,明代的姚廣孝、解縉等一大批。

          核心提示

          史記

          SHIJI

          為何稱為章草?

          關于章草名稱的由來,有兩種說法,其一與《急就章》有關。唐代書法家、書學理論家張懷瓘在他的著作《書斷》中記有:“王愔云:‘漢元帝時史游作《急就章》,解散隸體粗書之,漢俗簡惰,漸以行之是也。此乃存字之梗概,損隸之規矩,縱任奔逸,赴速急就’。”這位王愔是南北朝時期的書法家,有人據此認為,后人去掉《急就章》的“急就”二字,只是稱這種書體為章草。

          還有一種說法與東漢章帝有關。

          同在《書斷》中還記有:“建初中,杜度善草,見稱于章帝,上貴其跡,詔使草書上事。魏文帝亦令劉廣通草書上事。蓋因章奏,后世謂之章草。”這段話意思是,漢章帝的時候,大臣杜度擅長草書,漢章帝喜歡他的字,下令讓他用草書寫奏折。后來魏文帝曹丕也讓他的大臣劉廣通用草書寫奏折。大概是因為奏章的緣故,后代人將這種草書稱為章草。

          漢章帝是東漢的第三位皇帝,即位后勵精圖治,注重農桑,使得東漢經濟、文化得到很大的發展。這位皇帝還是一位書法家,他的草書非常有名,現有碑刻存世,因此很多史家認為,“章草”無論是因為奏章,還是因為廟號,都跟漢章帝有很大關系。

          漢章帝時期的歷史事件,最為人們所熟悉的便是班超出使西域。當年班超正是在漢章帝的支持下,帶著36人闖西域,火燒匈奴營帳,劍斬敵方巫師,使得西漢末年一度淪為匈奴勢力范圍的西域重新歸附了漢王朝。

          解縉直言進諫埋禍根

          《元人急就篇卷》的第二段跋很短,是清代的書法家張照對姚廣孝跋文進行修補后留下的記錄:“跋中‘雖不及’三字為市儈滅去,皇清乾隆戊午三月二十六日,張照補書。”

          在明代,繼姚廣孝的跋文之后便是明代三大才子之一解縉題寫的跋文:“隸者篆之變,章草又隸之變也。雖益趨于簡便,而要以不失古意為長。若形肥而神滯,皆后世之俗流。筆精而意暢在近古以為難得也。吳興趙文敏公早歲從事于篆隸章草,天資既明,學力兼茂,如此卷誠不多見。景輝心慕手追,必將有所深造,而余自少學之,今二十年,昧乎其未之有得也。而況于道歲,益增愧疚,撫卷慨然。”

          這段跋文講,書法從篆到隸,再到章草的演進是越來越簡便了,但是還應該保留字的固有意境。此后,解縉回顧了自己學習書法的過程,自認為20多年沒有什么長進,看到這幅長卷感慨很多。

          多位專家驗證,這個跋確是解縉手跡,整段跋文墨色凝重,筆意流暢,氣勢磅礴,似乎當年為解縉一氣呵成之作,其行草書法深受書法愛好者喜愛,這也是省博物館此前特意將這段跋文單獨展出的重要原因。

          董寶厚評價說:“字如其人,現在我們看解縉留下的墨跡,還可以感受到那種才華橫溢、飄逸激蕩的豪情。”

          解縉的才華早在明太祖朱元璋時期就已經顯露。《明史》載,朱元璋非常器重解縉,命他常在身邊。一天,朱元璋對解縉說:“我和你從道義上是君臣,而從恩情上如同父子,你應當知無不言。”第二天,解縉就呈上萬言書,主張應當簡明律法、嘉獎善政等。朱元璋讀后,稱贊其才。

          但是因為解縉敢于進言揭露官員貪贓枉法,得罪了不少人。朱元璋認為解縉還需要修養心性,否則會成為眾臣攻擊的對象,于是在洪武二十四年,也就是公元1391年,召解縉父親進京,對他說:“大器晚成,若以爾子歸,益令進,后十年來,大用未晚也。”意思是說解縉大器晚成,如果將他帶回去,修煉修煉,過十年再委以重任也不遲。解縉之后隨父回歸吉水。在老家8年,他閉門著述,校改《元史》,補寫《宋書》,刪定《禮記》。

          《元人急就篇卷》中解縉的跋文題于永樂元年六月二十三日,這個時間是解縉復出后剛剛得到重用,被朱棣升為翰林侍讀,進入文淵閣參預機務,第二年又升任翰林學士兼右春坊大學士,為內閣首輔,主持纂修《永樂大典》《明太祖實錄》,這是他仕途最得意之時。

          然而,解縉耿直的性格還是為他人生的不幸埋下禍根。

          永樂三年(1405年),朱棣召解縉入宮,磋商立太子的事。當時明成祖的意思是想立次子朱高煦為太子,但解縉仍直言說:“為長,古來如此。皇太子仁孝,天下歸附,若棄之立次,必興爭端。先例一開,怕難有寧日,歷代事可為前車之鑒。”朱棣聽后十分不高興,對這事猶豫不決。解縉為說服朱棣,只說了一句話:“好圣孫!”他指的是后來的明宣宗朱瞻基非常出色。

          后來朱棣同意立長子朱高熾為太子,但解縉此舉得罪了朱棣非常喜歡的次子朱高煦,在一次又一次的惡意陷害下,解縉慘死于錦衣衛之手,年僅47歲。

          《急就篇》是漢代的少兒啟蒙讀物

          在不久前遼寧省博物館推出的中國古代書法展二期展覽中,參觀者大多與省博物館珍藏的國家一級文物《元人急就篇卷》有過一面之緣。談起這件文物,省博物館學術研究部主任、副研究員董寶厚笑了,他說:“那是為配合展覽,整幅書法長卷只展開一段跋文,細心的參觀者可能會注意到,展板上標注的是‘行草書跋急就篇卷’。”

          據介紹,《元人急就篇卷》現在保留了最后裝裱的完整狀態,總長為678.3厘米的書法長卷,按照書畫裝裱的組成,分成包首、玉池、副隔水等8個部分,書法長卷的包首為云紋織錦。

          長卷的作者是元代的某位書法家,姓名不可考。他采用臨摹的方法抄錄了三國時期著名書法家皇象用章草書體寫成的《急就篇》。

          這一段文字的信息量非常大,首先是《急就篇》這篇文章,也有人將其稱為《急就章》,是由西漢元帝時期的黃門令史游編著的。史游是一位精于書法和字學的宦官。編寫的這篇《急就篇》是漢代教育兒童識字的書,類似后世編著的《三字經》《百家姓》等兒童教育的啟蒙讀物。

          不過《急就篇》的生字更多,全文分成四個部分,第一部分列舉了396個姓,全部為單姓,三字成句;第二部分“言物”,依次敘述了錦繡、飲食、衣物等方面內容,七字一句;第三部分寫的是職官方面的字;全書最后用四字句歌頌漢代盛世。

          如:“宋延年,鄭子方。衛益壽,史步昌。周千秋,趙孺聊。爰展世,高辟兵……”又如:“漢地廣大,無不容盛。萬方來朝,臣妾使令。邊境無事,中國安寧。百姓承德,陰陽和平。風雨時節,莫不滋榮。災蝗不起,五谷孰成……”《急就篇》由于實用性強,知識豐富,用作識字課本兼常識課本,可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正因如此,它一經出現,在很短的時間內就受到了熱烈的歡迎,漢代從深宮到邊疆,從貴戚到工匠,都采用它作為兒童啟蒙的教材。

          據介紹,與《急就篇》同時期的漢代兒童教育讀物還有《倉頡篇》《訓纂篇》《凡將篇》《滂喜篇》等,但是它們都相繼失傳。

          《急就篇》能夠流傳下來,與三國時期吳國的一位著名書法家皇象有關。

          對于皇象,《三國志》以及后世的《三國演義》中都沒有提到他,或許在那個動蕩的年代,武功和韜略才是人們看重的東西。然而,在由南朝時的著名史學家裴松之編著的《三國志注》中,專門記錄了皇象的生平——“字休明,廣陵江都人。幼工書……象斟酌其間,甚得其妙,中國善書者不能及也。”

          據裴松之的記述,三國時期,皇象的書法與另外七位分別擁有天文、相術等絕活的高人并稱“八絕”。

          皇象傳世的作品之一便是草書的《急就篇》,為歷代書法愛好者所喜愛。

          據介紹,草書作為一種書體,是為了書寫簡便在隸書基礎上演變而來的。在草書出現的早期,也就是秦漢時期,寫作者既考慮到書寫的簡便,又兼顧字跡的容易識別,保留了隸書筆法的形跡,上下字獨立而且基本不連寫,這種獨具特色的草書后來漸成一種書體,被稱作章草。

          皇象傳世的《急就篇》運用的就是章草這種書體。

          記者 郭 平

        作者簡介

        姓名:郭平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彥)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华夏视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