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dhxkb"></cite>
      1. <acronym id="dhxkb"><form id="dhxkb"></form></acronym>

        <output id="dhxkb"></output>
      2. <acronym id="dhxkb"><form id="dhxkb"></form></acronym>

      3. <label id="dhxkb"><legend id="dhxkb"></legend></label>
      4. <var id="dhxkb"><ol id="dhxkb"><big id="dhxkb"></big></ol></var>
      5.  首頁 >> 當代中國 >> 研究園地 >> 文化
        大師相繼遠去,戲曲氣脈如何延續
        2016年12月28日 14:28 來源:文匯報 作者: 字號

        內容摘要:國家支持戲曲傳承發展的力度不斷增強,相關政策正在落地,戲曲市場的復蘇也清晰可見.他們都是戲曲界的代表性人物,盡管大都年事已高,然而在同一年份如此密集地離去,依然引起極大的震動,留給我們的不僅有傷感與悲痛,同時還讓我們不得不正面回應一個極嚴峻的問題,那就是:大師遠去,會不會使得戲曲傳承陷入嚴重的危機?這里有戲曲教育模式存在的缺陷,也說明此前戲曲市場的萎縮對這門藝術的傳承發展造成了一定的后果。相關部門也應該在努力激活演出市場的同時,通過新的制度設計,鼓勵與推動中青年戲曲表演藝術家,勇敢地挑起戲曲藝術當代傳承的重任。

        關鍵詞:傳承;劇目;戲曲界;大師;李世濟;梅葆玖;王金璐;戲曲藝術;名家;劇種

        作者簡介:

          2016年的戲曲界,讓人感慨萬千。國家支持戲曲傳承發展的力度不斷增強,相關政策正在落地,戲曲市場的復蘇也清晰可見;然而就在這一年里,梅葆玖、李世濟、王金璐、王盤聲、羅家寶等名家相繼辭世。他們都是戲曲界的代表性人物,盡管大都年事已高,然而在同一年份如此密集地離去,依然引起極大的震動,留給我們的不僅有傷感與悲痛,同時還讓我們不得不正面回應一個極嚴峻的問題,那就是:大師遠去,會不會使得戲曲傳承陷入嚴重的危機?

          戲曲藝術是傳統文化重要組成部分。但與其他一些傳統文化不同的是,這是一種運用身體進行舞臺表達的藝術,不同的人貌似相同相近的聲音動作,實際表達效果往往相距甚遠,所謂“差之毫厘,謬以千里”,就是這個道理。因此,在戲曲藝術領域,藝術家代際傳承的主要渠道不是通識教育,而是口傳身授。要想大致掌握古詩文寫作的基本規律,完全可以通過大量閱讀古代詩詞和文章實現,另外所需要的就只是興趣和才情,因此《唐詩三百首》的編者說“熟讀唐詩三百首,不會作詩也會吟”;然而戲曲的傳承不僅不可能通過閱讀古代文獻來完成,而且也不能只靠冷靜的欣賞———看戲再多也學不會演戲。即使是那些受過專業訓練的業內人士,面對具體劇目,假如只依賴觀摩,也不見得都能完全掌握表演關竅和要領。所以,盡管20世紀50—60年代國家搜集抄錄了數以萬計的戲曲劇本,前些年還做了很多老藝術家表演的錄音錄像工作,真正意義上的傳承還是要靠老藝術家本人。

          這就是為什么大師的作用不可替代。他們精湛的表演要想傳下去,只能靠他們自己直接授徒。其實,梅葆玖、李世濟、王金璐這一代藝術家的晚年還算有幸,他們趕上了好時候,受到眾多的學生愛戴,尤其是葆玖先生,在海內外收徒數十名,他受之于父輩的劇目和技藝,有較多機會傳給下一代。但是不能否認,還有相當多有絕藝在身的名家,未必都有他們這樣的機遇,特別是一些頭頂光環不多卻絕藝在身的前輩,他們珍貴的藝術積累,真正傳授給后人且有可能高水平地呈現在當下舞臺上的劇目,其實是很有限的。京劇如此,地方劇種更是這樣,大量經典劇目因為各種歷史原因絕跡舞臺,“演出劇目貧乏”,根本原因之一就是好戲留下來實在太少。20世紀40年代活躍在舞臺上的一批表演藝術家,他們的記憶中或許仍留有這些劇目的印象,所以那些高壽的前輩大師,不僅具有作為表演藝術之范本的價值,同時還是活的戲曲資源庫。如果有機會翻檢這個戲曲資源庫,我們會發現大量劇目,還包括包含其中的極為豐富和別具特色的音樂與表演;它們構成戲曲最具價值的內涵,可惜的是有很大一部分沒有傳下來。多年來我們一直感嘆,每個名家離世都帶走一批經典劇目。老藝人珍貴的藝術經驗是一份不可再生的文化財富,人們無不強調戲曲藝術傳承的緊迫性,然而人類終究無法超越自然規律。

          戲曲界一代大師相繼離世,讓我們清晰地看到他們所留下巨大的藝術空白。而這一現象的出現,與之前相當長一段時間里戲曲所面臨的衰退是有關系的。我們不能忘記,梅蘭芳是在他19歲第一次來上海演出時成為當時最有票房號召力的演員的,梅葆玖掛頭牌演出時也不過20來歲。李世濟、王金璐以及同樣在今年辭世的馬長禮、吳素秋、顧正秋等名家,都成名于20歲左右。正由于他們20歲左右就成為演出市場上的主力軍,就可以與上一代藝人在競爭過程中自然地完成代際交接。然而,眼下戲曲界不少40多歲的演員還有很多課沒有補完,其基本功訓練與舞臺實踐經驗還不能和上一代相比,當然就無法擔當起劇種發展的重任,所以大師的離去才會造成沖擊。這里有戲曲教育模式存在的缺陷,也說明此前戲曲市場的萎縮對這門藝術的傳承發展造成了一定的后果。

          不得不說的是,一些中青年優秀演員,特別是一些地方劇種的中青年演員,在藝術傳承方面的緊迫感和主觀意識有所欠缺,也是一個需要正視的現象———無可否認的是,相比于京昆,地方劇種經典劇目的傳承危機更加嚴重,失傳劇目在傳統戲中占了相當大的比例。文化部從去年開始將京劇、昆曲的“名家傳戲”項目擴展到其他地方戲,就是意在從政府層面推動各地方劇種的經典傳承。而這個時代的中青年藝術家如果能更自覺努力地補上前輩留下的缺位,各劇種都能有新的領軍人物,戲曲藝術的發展就會更平穩。相關部門也應該在努力激活演出市場的同時,通過新的制度設計,鼓勵與推動中青年戲曲表演藝術家,勇敢地挑起戲曲藝術當代傳承的重任。

          藝術的發展有很多偶然性,歷史上很多藝術門類都曾經因大師離去而出現斷層。但今天我們應該有更強的文化自覺,更積極主動地致力于戲曲傳承。我承認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我們終究還是要去嘗試和努力。

         

          (作者為中國戲曲學院學術委員會主任、教授)

        分享到: 0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李中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华夏视讯网